宗亲榜样

明代宰相丘浚为民排忧造福轶事

字号+ 作者:海南定安良权 来源:中华丘氏简报85期 2008-09-09 19:08

春分时节,笔者和省丘浚研究会邱世俊宗亲,与海南日报记者主任蔡葩、摄影师刘师傅及向导杜建魁一行五人,驱车沿龙塘镇乡村水泥道,绕过石簇林到国仑村学校。走访村民,有村民杜安荣主动跟随同行,登上美味山,寻访丘公碑和丘浚公与新旧沟洋的故事传说。
村民杜安荣指着脚下宽阔的新旧沟洋向我们介绍,明宣德年间,当地有钱有势的地主豪强,在美味河下游截堵,使河水升高,以风车引水灌溉自己高层田地,低层肥沃的良田,变为深渊,无法耕种。过去每年两造,变为无收,新旧沟洋一万多亩良田,被茫茫河水淹没,受害村民状告无门,只能含冤受屈,饿着肚子向国家缴纳田税。大多数村民流落他乡谋求生路,惨状凄凉。明成化十年(公元1474年)岁次甲午年,抱元图村民得知丘浚公回家守孝期满,众多村民到下田村浚公家啼啼哭哭倾诉苦衷,乞求浚公解决。浚公听后,深感同情恻怜。竣公马上召集当地豪强地主,善言劝说,以理商量,先事即既往不咎。使豪强地主心服口服,和村民同心协力治理新旧沟洋。蔬通河道,将水排干。田地久废耕作,田畦崩坏连成一片,依旧块块良田归还各家很是为难。众田主愿将此田交给浚公,代缴纳田税,且再三要求,浚公却明言谢绝。并对村民发誓,今我不接受,后继之人也绝不许接受。田归原主,天经地义。昭告天地知之,众人知之。浚公亲临实地,聚集众村民和仁人志士,号召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以工代赈。挖排沟,依原田垒田畦,块块田地归还原主。冬末春初南渡江水位低,低层田早造耕作,夏末秋初南渡江水上涨,高层田晚造耕种,两得其全。虽是依旧耕作,年年收益,稻谷满仓。“非人力之所至,乃天道之好还”。此事的处置,丘浚公并非以朝庭官威和强权压制,而是用儒家之哲理和仁义道德教化豪强地主,化干戈为玉帛,治理好新旧沟洋。足见浚公之崇高威望和智慧才能。
抱元图村民欲为褒彰丘浚公治理新旧沟洋一万多亩良田,使二十多个村庄数百户农民耕者有其田,数千人食果其腹,安居乐业的丰功伟绩立碑纪念。但丘浚公不图名,不图利,不居功,将功记在村民身上,功归于天道。他深谋远虑,处事谨慎,为防身后豪强地主反悔,撰文以祭抱元境神之名,刻于碑上,自备牲醴,敬请抱元境神附于碑。碑立于美味石林山半腰,居高临下,注视着新旧沟洋的动静,警卫和保护村民生产劳作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安全。时过534个春秋,确有灵验。
村民杜安荣手指石碑,讲述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。上世纪“文革”期间,红卫兵破四旧队伍冲向石碑,扬言石碑是“四旧”要推倒砸碎。国仓村及附近村民得悉,马上从四面八方赶来,人多势大,与红卫兵争辩,红卫兵无可奈何,只好在碑面乱砍乱刮一通,留下二行痕迹后喋喋嚷嚷而退。村民为防不测,用水泥土填平碑文,直到破四旧的风波平息后才去掉水泥土,终于保住了石碑。
昔日的石碑,今已倾斜,碑基周围水土流失严重,坡陡,在碑前都难站稳脚跟。原两层围碑基石,如桌子大小的石块已滚下河边。若不采取加固措施,数年后碑基崩塌,石碑将有损毁的危险。笔者于本月十六日,在府城金花村拜祭浚公先祖及浚公后,同琼山、定安、琼海、万宁、澄迈、屯昌县、市浚公裔孙代表十多人亲临境地考察,征求大家的意见,最后商定达成共识:①要矫正石碑;②碑基要筑墙围住,不能再让雨水冲刷,河水冲击。此是国家文物,应受国家保护,若省、市政府不予保护,浚公裔孙也要尽力而为,虽然我们资金有限,可分期分批逐年完成。在场的裔孙代表慷慨解囊捐资伍仟元。若能争取到省政府、海口市政府和文物管理部门列为文物保护单位,政府投资建设,浚公裔孙也尽力支持,保住记述吾相祖浚公为抱元图村民排忧解难这一珍贵古迹,以此活教材教育后继之人,踏着浚公的脚印向前走。
杜安荣动情地说,丘浚公是个大好人,爱护百姓,想民之所想,急民之所需。建石道石桥为村民过河生产行走方便。石桥西侧美味河中竖立一水临界石柱,告示下游河道堵水而用,不许超过警戒线。在美味河北侧河岸边埋设一临界水园石,水升高超临界石,告诫种田之人,水已浸禾苗,应采取应急措施排水保苗。石道石桥北端桥头东西两边挖二口园似龙眼的水井,井水甘甜,泉水如注,清澈见底,冬暖夏凉,胜于现瓶装矿泉水,口渴就喝,平安无事。直到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村里就近挖井饮水,此二井被沙石填平,现泉水涌上地面潺流可见。从桥沿河岸陡坡铺设56级台阶石道至岸顶。每五、六个台阶或七、八个台阶设一平台,为挑重担者或叟童挑水者做暂短的歇息之处。此石道的策划和造作,足见,浚公处事何等深入细致,合乎实际,合乎民意。石道顶端平坡,建一石拱门,门宽有二米,拱门顶端挂一横石梁,阴刻有字(待考),拱门东墙竖立一石碑,面向田洋,碑面阴刻有字(待考)。某年因附近有两村互闹意见,其中一村庄村民,将拱顶拆掉,砸碎石碑,实为可惜。现仅存碑基石,基石凹槽仍存可见。
浚公十九世孙良权敬撰
2008年3月24日于府城
附石碑原文:
“成化十年岁次甲午十月巳亥二十五日,癸未翰林院大学士丘浚谨备牲醴,遣人祭于抱元境神,祝曰:嗟此一方之田,壅水成川,民不得耕,四十余年,老者倾故,少者白颠。茫茫巨浸,孰知为田。推原事起,厥有所先,。截下流以中断,制水于高源。转车灌溉,利己乍自专。返使良畴,变为深渊。彼岁两收,今无一焉。人心不齐,饮诉莫宣。朽腹纳税,多至颠连。抱元童叟,群然前来。泣以告予,深用侧怜。因呼其人,谕以善言。彼亦悔过,莫咎其先。彼此一收,两得其全。颀维久废,复旧为难。愿以归我,代输税钱。三再拒之,誓告众田子孙,后继昭然。徒众是鸠,资力是捐,。一旦水落,禾苗有年,虽仍旧业,岁取十千,非人力之所至,乃天道之好还。谨备牲醴”。
(海南定安良权)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学习邱良炳一心为人民

    学习邱良炳一心为人民

    2006-07-24 23:51

精彩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