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亲榜样

南海北邱

字号+ 作者:中华丘(邱)氏宗亲联谊总会 来源:中华丘氏网 2007-03-02 19:12

南海北邱

——明南京吏部尚书邱橓

 

在历史的长河中,古往今来,中华民族大地人才辈出,知名之士层出不穷。明朝中业,出了位同海瑞齐名的清官邱橓,他与海瑞秉性相赍、清正廉洁、刚正不阿的性格争得了世人颂扬,被誉为南海(海瑞)、北邱(邱橓),名噪一时,千古流芳。

海瑞因“文革”的特殊原因,“海瑞罢官”、“海瑞骂皇帝”等文章,曾被国人进行长期批判,其故事内容及海瑞这位历史人物,几乎家喻户晓,人人皆知,时年被誉“北邱”之称的邱橓,因历史的久逝,史绩湮没,知者则聊少了。

 

生平简介

邱橓(1516—1585),字懋实,号月林, 1516农历九月三十日生于明代山东诸城柴村(今高密市柴沟镇邱家大村,又称山东诸城市百尺河镇邱家大村),自幼家贫,聪明好学。明嘉靖二十二年(1543)举乡试第二,嘉靖二十九年(1550)中进士。历任兵科都给事中、礼科给事中、南京太常少卿、大理少卿,都察院左都御史,南京吏部尚书等职。明朝万历十三年(1585农历十二月初八日卒年70岁,赠太子、少保,谥“简肃

他为官刚正不阿,嫉恶如仇,敢冒言进谏,弹劾贪官污吏。嘉靖三十四年(1555)七月,倭寇70人进逼南京,兵部尚书张时彻闭城,不敢迎战。给事御史劾张及守备诸臣,张时彻上书辩护,掩蔽罪责。邱橓即劾其掩盖真相,欺瞒皇上,张及侍郎陈洙皆被罢官。当时,严嵩窃居相位,独揽大权。邱橓不畏权贵,直言上疏:“权臣不宜独任,朝纲不宜久弛”。严嵩从此怀恨在心。其党羽宁夏巡抚谢淮,应天府尹孟淮贪污受贿,民怨极大。邱橓上书弹劾谢、孟2人, 2人因此被罢官免职。不久,邱橓升迁为兵科都给事中。南京兵部尚书李遂、镇守两广平江伯陈王谟、锦衣指挥魏大经等重臣贪赃枉法,以行贿进宫,邱橓上书皇帝,弹劾其行,这几人都被革职。

      嘉靖四十二年(1563)冬,倭寇进犯通州,总督杨选被逮。倭寇撤退后,世宗以不早劾杨选而大怒,将丘橓廷杖六十,贬斥为民。邱橓携破旧衣衫1箱,图书1束,回到故里。

隆庆二年( 1568),邱橓重新起任礼科给事中,不久攉升为南京太常少卿,进大理少卿。他见朝政日下,难以施展抱负,遂告病归里,闭门著书,著有《四书礼经摘训》。万历十一年(1583)秋,起任右通政,未就任,后升都察院左都御史。入朝后,邱橓上疏,指出亟待消除的政绩、请托、诂察、举劾、提问、资格、教官、馈遗等8个方面的积弊,深得皇帝赏识,即下诏奉行。擢刑部右侍郎转左侍郎,增俸一秩,寻拜南京吏部尚书。

 

刻苦向学,志远高尚

邱橓之高祖彦成,于明初因避战乱,由寿光毕家庄迁来诸城柴村至其父邱让(字克逊)五世,均以耕织持家,家道并不富裕。邱橓在兄弟五人中居四,弟邱桴、恩贡生,好诗赋,赠山西布政使职。

史载:邱橓自幼性颖悟,孤介,有高志,甘贫。幼年时,受其父邱让严明家教之影响,决心立誓教育子弟读书,诸子自孩提时起,一有余闲或在入夜卧睡之前,即口授“大学”、“中庸”等诸书,始终坚持躬身督教,为学业打下牢固基础后,再请名师授教,邱橓是最受益者。

他少立风节,十岁时,一个冬日起早入县城。城门未开,那时柴草交易为早市,他至时,城外已有一些卖草的人,冻得点起一堆火大家围烤,他却独立一边,火堆旁有人说:“童子过来烤火呀!脚不冷吗?”他答:“脚很冷,但谁叫他是脚呢!”可见其性格倔傲刚强,非同一般人。

后就读于五龙河西畔时年享有盛名的“千佛阁”,学业尽优于同龄人。至青年时,常负笈问学于师友,由于他刻苦学习并志远高尚,终使学有所成。嘉靖十四年(1535)考中秀才,年方十九岁;二十二年(1543)中山东乡试“礼记”科第二名举人;二十九年(1550)殿试中进士。发榜后,皇帝赐诸考中者于礼部设“恩荣宴”,宴后,接着分别授予官职,从此,步入了崎岖的仕途。

 

刚直不阿,切谏丢官

邱橓初任授行人司行人职,明代设行人司掌传旨策封等项工作,由于他恪守严训,自入仕起就抱定了正人先正己的为官决心,并严守“说苑政要”书中所载“临官莫于平,临财莫于廉,廉平之守,不可攻也!”之警示。在为官之道中,永保清正廉洁。在行人司任职时,常被派往参加庆贺封藩仪式,凡参加者,每人可分得一分赏钱,唯他一人曾不领取,虽遭同僚非议,说他清慎太过,他却我行我素,坦然对之。

湖广总督方廉,初任职时,向各省及朝臣诸官每人赠送五金,以图买好,稳住己官,自然也有邱橓一份,他非但不收,反而立即上奏揭露了方的卑鄙行径,皇帝诏下部议,致方将已到手的官职顷刻丢掉。可见他横眉怒视邪恶的性格和廉洁自守之心是多么坚决。

嘉靖三十四年(1555),时已有刑科给事中转户科右给事中,明代有给事中分制六房之制。掌管抄发章奏,稽查违纪,其权很重,右给事中为左官。是年七月,倭寇六七十人,自太平(今安徽省当涂一带)直逼南京,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闭城不敢抵抗,幸亏倭寇系迷失方向,无意在此劫掠,二日后离去。事后,给事御吏劾奏张时彻与守备等人有罪,而张上奏反而歪曲、隐瞒事实真相,邱橓旋即疏奏,揭露张的掩饰行径,致使张时彻与侍郎陈洙皆受到罢官的应有处分。

嘉靖帝因身体欠佳,只知一心礼鬼,求升仙,久疏朝政,众臣皆不敢面讲。奸相严嵩乘其机会,买通关节,使大权旁落于他们父子手中,大权在握,专横拔扈,朝臣皆明哲保身,尽趋承意,唯海瑞、邱橓等为数不多的忠贞之臣,不怕丢官甚至舍身家生命而不顾,与之抗争,海瑞的死谏震惊朝野,而邱橓敢于同奸臣严嵩势力斗争,并直疏:“权臣不宜独任,朝纲不可久弛”之强烈陈词使得严嵩父子不得不有所收敛,并给皇帝的作为敲了一下警钟,他的斗争胆识,使众朝臣为之汗颜。一日,嘉靖皇帝问嵩曰:“邱橓何如人?”嵩答:“少狂无知之辈,直戇人也!”皇帝听后默言无语。

接着,他又向严嵩势力展开了斗争,弹劾宁夏巡抚谢淮、应天(今江苏苏州)府尹孟淮贪污黩职;山西巡抚杨宗气、巡抚张储在考核官吏时歪曲事实,庇护属员等行径。此间,他一面揭露严嵩党羽营私舞弊、贪赃枉法等事实,一面向皇帝条陈当时士风不正的六大弊端,内容为“谄卑、奢靡、请托、躁竟、干谒、贿赂”,措词十分急切,深得朝臣赞誉。

严嵩晚年,渐被皇帝疏远,嘉靖四十一年(1562)五月,严嵩被革职,其子严世藩论罪处死。严嵩败后,邱橓又及时揭露了与严嵩攀援得官位的顺天(今北京市)巡抚徐坤等五人的罪行,其中三人被革职。接着又弹劾了以贿赂受官的南京兵部尚书李遂,镇守两广的平江伯陈王谟、锦衣卫指挥魏大经等,终致陈王谟革职、魏大经入狱。之后,又将已捞满腰包想托病解甲养老的素贪老手浙江总兵卢镗进行弹劾,历陈其罪状八条,使卢退却阴谋未得逞,被褫职。

在被他弹劾失官的诸多人中,有的是皇帝的心腹,如锦衣卫指挥魏大经;有的是皇太后的亲眷,如平江伯陈王谟,虽这些人罪证俱在,皇上不得不做处理,可邱橓已引起了皇帝的极大注意。

嘉靖四十二年(1563),蒙古人入侵至国门通州,总督杨选以抵抗不力被治罪处斩,且诛连九族皆处斩刑,邱橓为此案的办案人,深感处理不公,曾几次上疏皇上:“杨选当斩,何至诛灭九族”。不知是历朝历代忠臣难作,还是他日久上疏弹劾别人(尤其牵扯到其亲信和皇眷)引起皇帝对他不满,再续奏时,皇帝龙颜大怒,未明其因,下旨庭杖六十,削职为民,终因切谏而丢官。

一位做了十三年京官的官吏,其刚直不阿、清正廉洁的操行不但未得到应有的褒扬,却遭到了如此下场,因切谏被丢官,不但同僚为之惋惜,就是嘉靖皇帝的儿子穆宗皇太子闻邱橓被罢官之因后,感慨的说道:“幸邱给事中幸免于死,乃我朝兴事”。

史载:“邱橓丢官愤归故里,唯敞衣一箧,图书一肩而已”,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这与时年世讽“三年清知县,十万雪花银”的贪官污吏相比,实乃让人不可思议。作官难,直道难,作“青天”更难,乃仕途真实写照矣。

 

殚精竭虑,誓改吏弊

隆庆二年,穆宗继位后的第二年(1568),还乡五年后的邱橓被启任礼科给事中,未赴任,又擢南京太常寺少卿诰授中宪大夫,明代的南京自永乐十九年(1421)正月迁都北京,后改北京为京都,但南京除五都府不设外,其余衙门自六部至钦天监、太医院与北京同样设置,职司也皆一样同,太常寺掌管宗庙礼仪,少卿为副职,秩正四品。此际,甚为不幸的是他唯一的儿子云章先他而卒。云章字伯卿,号肖林,进士第,官至深州知州(今河北深县),邱橓闻其噩耗,犹如雷轰顶,这沉重的打击使他病倒了,不得不回乡休养,并哭以文词,甚悲!在其子碑文中哭诉:“自念生平幸直,处世过于孤洁,论人伤于刻核,以致天人交怒,而恶报及矣”。他对宦途的坎坷和直道为官的艰难,尽在哭子悲切心情中发泄出来。人的禀性是难改的,虽然此际深省自己为官之道不合时宜,但在复职后仅坚守“论人伤于刻核”之性格。难怪万历皇帝在他卒后写的御祭文中感叹道:“尔虽制科蛮声,琐闼屡蹶……”。意思是说:虽然为官声名优佳,但不会作官(闼谓小门之意),只知从小门进出,一生未寻到作官的正门,所以屡次遭贬斥。

穆宗在位六年病卒,年仅三十五岁,其三子神宗万历接位,年仅九岁,只得由首辅张居正当国。此时,言官多次相交荐他复职,因张深知邱橓的为人,以他“迂板”为借口,不予启用,直至万历十年(1582)六月,张居正卒,张四维接替首辅的次年秋才召回任通政司右通政,又因得罪高洪被免职,再次复任时,擢都察院副都御史秩正三品。赴任时,自家乡诸城乘一柴车,切沿途所经各郡驿均免于惊动,一位三品级的高官大员,赴任仅坐自备的柴车,这在史料中也是不多见的。

接任后,即疏陈吏治积弊八事,其略曰:

“一、臣叨事两朝,数十年中,目击耳剽,虚事日增,实政殊鲜,士风渐靡,吏治转污,远而海滨,近而辇下,愁苦萧条之状,月异而岁不同,是可进诿之气数哉,皆风纪不振使然耳。如京官俸满河南道,例有称职之考,外官给由巡按官,例有保留之疏,以朝廷旌别之典,为官曹引重之资,敢于树恩不敢任怨,敢于徇私而不敢秉公,不惟穷凶巨蠹,漫无所惩,而贤能举职之吏,悉混珍于鱼目而无以自见,激劝安在,黜陟何凭。此考绩积弊也。

二、古之持正者,以不受私谒、不做书邮为高,今御史巡方未出都门,而密嘱之姓名,已铭心于私牍,甫临所部,而贿买之简礼,常接踵于公庭。堂堂豸冠持斧之威,甘于俯眉束手,一听人颐指,而不得以自由,何望其历风霜而动山岳耶!此请托之积弊也。

三、抚按定监、司考语,必托之有司,有司侈加以美考,彼此结纳,每移公檄,即附启以纳交,少有私闻,即转书以驰告,是非倒置,权柄下移,此访察之积弊也。

四、贪酷之官遍天下,生民涂炭极矣,所劾罢者,率多单微软弱之流,乃百足之虫,付翼之虎,即脏秽狼籍,无不在优荐之中,且严小吏而宽大吏,详去任而略见任,此举劾之积弊也。

五、方今纠治贪残之法,失之太宽,差强人意者,只有提问一节,奈何豺狼见遗,而狐狸是问,或阴纵之使去,或屡逮而不行,或批驳以相近,或朦胧以幸免,填溪壑者或数万金,而赃惟撮其一二,刈草菅者或数百命,而罚不伤其毫毛,曾有一追脏满万金乎?曾有一为无辜之冤民抵命乎?此提问之积弊也。

六、备司之举荐,则先甲科而举监,非有凭籍者不与焉,其弹劾,则先举监,而进士虽有訾议者罕及焉,晋接差委,专计出身之途,于是同一官也,不敢接席而座,同一见也,不敢比肩而入,助成恣纵之风、沮丧贤豪之气,莫有甚于此者,此拘资格之积弊也。

七、州县佐贰,虽卑必待之以礼,而后可责之以法,今役使谴诃,等诸奴隶,独听其恣肆害民,不屑禁治,礼与法两失之矣。学校之官,关人才之盛衰,士风之正邪,今在提学,则曰此寒官也,不计其学问之优劣。而概予上考,在巡按,则曰此寒官也,不问其职业之举废,而视为闰位,遂使此辈自分为坐食闲员,漫不知书课为何事。此处佐贰教官之积弊也。

八、乡、会二试,故有门生,座主之名,议者犹或病之,巡按以官职而相临,初非有师生之谊,举劾乃台规所必有,不可为职分之常,劾者不肯自以为雠,而举者乃冒认以为德,何耶?遵之为举主,而以门生自居,筐篚问遗终身不废,明扬之典、开贿赂之门,借交际之名,为要结之计,无惑于廉白之吏,不多见于天下也,方今国与民俱贫,而官独富,既以官而致富,又以富而买官,使贾谊生今之世,其触事感时,又不知当何如痛哭流涕矣。此馈送之积弊也。”

接着,他又直疏圣上:“陛下诚大奋乾坤,痛惩吏弊,敕下部院,酌议施行,以挽回久坏之人心,振作方新之气,则颓风可挽,仕路获清,而率土之疮痍遮其有瘳矣乎。”又表决心曰“臣初入台,誓埽积弊,今待罪三月(我的建议已提出三个月了),而官贪残如故,请罢臣以儆有位。”

史家评论他“指陈时政,炳炳凿凿,鲠亮有足称者。”尽管他正直人生沉浮莫测,但他为官不求合俗,事必认真的精神被同僚赞许。尽管他竭尽己力,揭示世俗各种弊端与官场旧习相抗争,想力挽仕路获清,治愈世风各种创伤,振作方新之气而抱有很大幻想,但他所处的时代不是大明王朝始建之初,而是“贷利横天下”,“美缺袖中商”的明代中叶,尽管大贪大蠹难逃抄家问斩的命运(如严嵩、冯保、张居正等),但法律和制度在世俗变化中,都大打折扣,走形变样,以他个人的力量来对抗一个王朝的沉沦确是胶柱鼓瑟,难合“时代潮流”。所有努力虽是一剂利耳良药,振耳发聩,在腐败的社会制度下,注定是不会奏效的。陈事八条,虽沉于史海数百载,今读其文,仍感熠熠生辉,其思想及精神堪为才识卓绝,具补天浴日之功,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历史财富。

 

南海北邱,名留千古

张居正卒后,因司礼监冯保被弹劾抄家,抄出数以万计的金银珠宝,皇上由此益疑张居正,加之言官多次弹劾,神宗皇帝决定查办此案,在物色人选时,张鲸奏道:“此差让邱橓司职为妥,他在嘉靖一朝是有名的言官,为官以弹劾不法之臣为己任与海瑞齐名,是士林推重的清官,有“南海北邱”之称。由于他得罪权臣太多,屡遭贬斥,帝登基初年,言官上奏让他复职,张居正说此人“迂板”,深为厌之,不予启用。皇帝听罢问道:你说的这个邱橓与那个不贪钱不怕死的海瑞齐名,传朕的旨意,元辅(张居正)嫌他们“迂板”,朕看这二人可用。

邱橓偕锦衣卫指挥张诚往籍张居正家乡湖北荆州查抄家产,朝廷众官员认为张居正生前与他不协,议论纷纷,尽等待观望事态的发展,邱橓一行到达张居正家乡时,其子张敬修已自缢身亡,其余家人分清重次落职戎边,另奏皇上恩准,适当留有田产为家人维持生计以奉养张母,所受牵连仅着主要几家立案,唯对王篆、曾省吾、付作舟、高志进几家进行查处。由于他公而无私,宽宏量大,对此案的处理,举朝皆认为处理得体。事毕,晋升本部左侍郎。

万历十二年(1584)邱橓拜官南京吏部尚书,诰授资政大夫,秩正二品。任职后,阁僚及遮民无不为之敬畏,同声议语,皇上选了一位公正廉洁的大人,海内人士莫不想望风采,贪墨之吏有解绶去者,咸谓太平可立致而公不逮矣。

此后,他认为己已年迈,不宜留任,曾几次乞身退养,皆未得恩准。次年,卒于官,皇帝闻此噩耗,示悲,赠太子少保、秩从一品(明史载为太子太保,御祭文、碑志铭为太子少保),赐祭葬,谥“简肃”。两次遣山东等处承宣布政使司,分守右海道右参政王廷诗,降旨致哀。

邱橓一生,始终恪守己律,以斗邪恶,劾贪官,革吏治为己任,天性戆直,愤世嫉邪,鹰鹯必击,茹冰含蘖,白壁无污,执法持纲贲肓弗,屹然柱石,足称社稷之臣。其高风亮节,世代仰慕。他一生宁守清贫,绝不取半毫不义之财;他以官轻职微之身,敢于同奸相严嵩较量;他宁肯丢官,敢直谏,替同僚申冤;他宁愿放弃大好前程,甚至身家生命而不顾,敢给皇上敲警钟。他一生坚守性淳朴、不媚人、深嫉恶,抑豪悯贫之性格是因他有自己的处世理念,有自己的为官之道。

皇上对他赠“简肃”谥号可以看出:此号从字意讲,可谓简单、严肃,但实际是指他对名、权、利等要求很简单,几乎无此要求,而对国家、对百姓、对为人而言,则表现的严肃认真,此谥号是对他一生最完美的总结。

史家评论他:为官扶正压邪为任,积历年数载,弹劾内外重臣二十三人,得罪十七人,其风采为世所仰望,列海瑞、吕坤之间,人以为俯仰无愧云尔。

一代清官“南海北邱”精神永恒,永载青史。

 

【主要参考资料】

《明史》。 《明史明臣传》。 《张居正传》。 山东《诸城县志》(清乾隆版)。 邱氏族谱。 熊召政著《张居正》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

山东高密分会 法荣  邱栋

 

(原载2006125《中华丘氏》简报第57期第23版)

 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