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中心

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罗田县>)

字号+ 作者:大宗谱编纂委员会 来源:中华丘(邱)氏谱馆 2016-08-06 16:47

7. 罗田县

邱氏四分谱原序

吾族隶黄,四百余年矣。子姓蕃衍,每分不下千余人。支分世远,传闻有异同,纪载有详略,遂乃各志本支,各立宗派,邱氏且分为四矣。昔吾先世敬念本宗,尝欲序世次,正行派,咸归画一,或奔走仕宦,或独力难支,未竟厥志。

岁在丙申,四分族人赴桥分,对简之约,会议郡城,取各分支谱合为一编,命士麟董厥事。

麟谨按:吾族来自豫章也。其先疑有五支,而今之可考者惟四。三店一世祖兴一,江西饶州瓦屑坝人。父英甫,妣李氏,祖其长子也。元末与兄弟同来黄冈,或云三人,或云五人,或云八人,始居余塘,继迁龙坵,即今三家店也。感化分一世祖祖二,亦江西饶州瓦屑坝人,即祖英父之第二子也。节祖由贡士,历任黄州通判,致仕旋里。元末,祖与兄弟复来黄冈,一居三店,一居邱桥。我祖居感化,其后两弟亦同归于邑之永宁乡。二谱皆详,所自出一,仅志其字一,不载妣氏卒葬,既未详弟兄,亦无讳字。桥分一世祖竹庵,永宁一世祖万四,皆江西饶州瓦屑坝人。皆自元末迁黄,一居汪集,即今邱家桥是也。一由阳逻镇迁路口村,至永宁之七道河,俱不详所自出,亦不志兄弟。其详略异同如此,此邱氏所由分为四乎!

然远稽先世,其来之时,地既同,其迁之里居胥合,近考子姓,皆自一世至十八九世,不相上下。苏子所谓其先兄弟也,一人分焉者也。不信而有征哉?麟承四分族人之命,本各分采访编纂成帙。自丙申至己亥冬,凡数易寒暑,始得次第发刊。向之,同者、异者、详者、略者、传信、传疑者,悉仍其而四百余年来分而为四,至是自合为一,上以成先人之志,下亦令后世子孙得所考据,以相续于无穷。至于世系,先代即以世次为序,子孙则更立宗派,归于画一,自十八世始。

时 乾隆四十四年(1779)岁次己亥季冬月穀旦

感化分十三世裔孙 士麟 薰沐敬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《黄冈分谱》和《罗田分谱》。

初次续修原序

宗谱之刻,三十二年于今矣。其中之老成凋谢,子孙蕃衍,不知凡几。不急为之修,几何不如前之视昔。祖先之安厝莫考,子孙之疏嫡罔稽,有其举之于前,莫为继之于后,其何以告无愧于先达乎?

岁在庚午,三户会议祖祠,各支采辑,编纂成帙,送祠合刊。裘葛一易,而采访之本已成,遂乃于序昭序穆之会,值人文跄跻之时,择其深于乃事者,属其任焉。而诸族长谬以魁为熟悉大略,虽属衰朽,犹堪奔走之,指使之,命魁合编,总理其事。魁不敢承,亦不敢谢。魁仰体前谱规制,简而文约,而该十五世以上,悉仍其旧。称谓亦如之十六世,乃父行称谓,亦如前例。于母行者,率书妣,明所尊也;存书娶,别存没也。其生卒之年月日时,较易前谱者,乃公私殊制,盈缩异时,从俗尚,非变旧章也。惟异姓继嗣,殊乖大义,前谱载云,后不列图,有微意焉。况复尤而效之者比比乎?自今约嗣必同姓,或亲、或疏,亦必字行,异姓不入谱,不授姓,勒碑以垂永久,世世懔遵。节孝,悉于本人名下,直书之,以备輶采。

今剞劂告竣,生者之年月备,卒者之葬向明,疏嫡分,尊卑定,俾后之有志者,踵而行之,未有艾焉。上以承先人创修之志,下以应族人指使之命,其固陋之讥,僭越之罪,知不免焉。是为序。

时 嘉庆十六年(1811)岁次辛未嘉平月穀旦

十七世裔孙 象魁 薰沐敬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《黄冈分谱》和《罗田分谱》。

邱氏永凝分二续总序

宗谱之修,所以奠世系,别亲疏,成孝敬,厚人伦也。故国之系,民宗为要;家之合,宗谱为重。我族宗谱,创修于乾隆己亥年,上治自始祖万四公始,其来黄之巅末备详。逮三世伏九公支下,居本里永凝者,分为训、福、鹏三户。花桥河下祠,其公建也。居路口者,分为乡、山、河三分,共建祠于冷水井。派衍支分,见于谱者合上凡十九叶。越三十有二载,至嘉庆辛未岁,又经续纂,一切规模仍其旧焉。

念昔先世,可谓勤渠矣,备且信矣。夫尊祖故敬宗,敬宗故收族,此谱之所以修与继之,所以续也。顾有创之于前,不可无续之,于继有续之于继,又不可无续以续之者。溯自续辑,至于今已经一世,其间之户口益繁,不可以数计,卒葬益增,不可以措数,又况迁徙者亦且星散云流,不可以一方计,是亦绝续兴废之交也。我后人所以承先启后者,其在斯乎?且夫功难成而易败也,时难得而易失也。前之人竭力于斯举者,经画垂就,得成来者之规,乃或视为缓图而有待,或数年后,或十数年后,几何不致世次紊、封兆没,子姓之或亲或疏者视秦越,如欧阳子所云,涣若凫雁者乎?为人子孙其如尊祖敬宗收族之义,何又奚以奠世系、别亲疏、成孝敬、而厚人伦哉?

庚子春,聚族合谋,咸推凝为督理。凝谨按前谱,仿眉山苏氏式,丝牵蔓布,脉络分明,上治、下治、旁治,开卷了然。然其间不无乖讹字样,有未协于义例者。盖草创艰难,未遑绳尺也。凝惟是分途采辑,选梓征工,有因仍亦有变更,越数寒暑,至丙午年夏始告竣。我族之洪支繁派,乃复星炳而川流矣。

抑又思之,积厚者发必畅,根深者枝必荣。今以一支之衍,见于谱者,如此之滋,则先人所以开之承之者,良非偶然。伏惟后之人,勿忘祖宗之德,执一编而省术之;稽其兆茔,为之愀然;感识其官爵,为之穆然;思览其志行事业,为之跃然而知勉。而考族姓之或盛或微,或合或离,且为之慨然,而思所以收恤。由是而成孝敬,由是而厚人伦,将不徒奠世系,别亲疏已也。庶几继继绳绳,寖昌寖炽,又乌得测其畅焉?荣焉之所究哉?是说也,敢为阖族耆老进,敢为后起俊贤者进。至于以谫劣之材,膺督理之任,但得告无罪于前人,幸矣。而族人或以为有功于斯举,凝不敢窃附焉。谨序。

时 道光二十六年(1846)岁次丙午仲夏月穀旦

十八世裔孙 忠凝 薰沐敬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 “忠实堂”《邱氏宗谱》卷首复印件。

邱氏永凝分三续总序

道光丙午岁,我族谱刻二续,族长忠凝先生身董其事,无间寒暑而续帙始成。尔时炎方壮盛,虽以谫劣之材,亦得从族中耆老贤俊后,相与上下其议论。曾几何时,又不觉忽忽悠悠,渐几三十年矣。

夫续梓,以三十年一世为定例,太遽则支费少凑,太缓则年久难稽。是在无或遽亦无或缓,前此之体例然也。踵而行之,则时值三续,其在斯乎?且夫值其时而不敢视为缓图者,举事之大凡也。值其时而不敢视谱刻为缓图者,尤我族之最要也。同治丁卯岁以前数年,丑匪猖獗,纷扰乡村,烽烟迭告夫警。典籍尽毁于兵,即家藏睢麟之书,欲求其不至扫地以尽,亦仅存什一于千百耳。幸荷国家德威并济,累洽重熙,兵气销为日月之光,薄海聿睹升平之庆,凡四民之乐业而各安其居者,仍然如故。是可以有为者,此时也。况谱刻之续修,适值其期欤?时既可为而又适值其期,乃或犹存观望,迁延日久,为人子孙其若继志述事之义,何又奚以俾三十年以往累代之祖德宗功,三十年以来增益之户口、卒葬相续勿替,以昭兹来许哉?

戊辰岁,族人在祠聚议草先发稿,推炎督理。炎窃思叨先灵之厚荫,延残喘之余年,壮不如人,老弥滋愧,亦曷克胜厥任耶?然不敢承亦不敢谢。于是仰惟谱规,回忆曩昔,觉丙午年间所与族人躬亲而手订之者,宛然如昨。因谨按前式,恪守旧章,世系联络之,亲疏分晰之,凡丁男之益繁,没葬之益增,从而添注之、图纪之,俾归画一。阅数年而编辑成,以授剞劂氏,至壬申岁告竣。

自是续至于三而瓜绵瓞衍之,罗列于简篇者,复如此之滋矣。抑又思之我族忠实传家,先人之堂构与夫官爵显秩,前此已昭昭不朽。即由谱刻二续以至今日,其间袭芹香、食廪饩,由是而登贤书者,后先相望,又何一非祖宗呵护之灵,行见蒸蒸日上也?族人勉乎哉!至于以衰朽之身,僭膺督理之任,亦不过笃我宗盟三续谱刻,稍体先人之至意,俾后之孝子贤孙,继继绳绳,庶知敬宗收族,务永归画一焉耳。又焉能效前君子之炳炳麟麟?以为序云。

时 同治十一年(1872)岁次壬申小阳月穀旦

十九世裔孙 恕炎 薰沐敬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 “忠实堂”《邱氏宗谱》卷首复印件。由罗田文彬宗亲提供。

创修族谱有三善焉:世代源流有所考据,先人坟墓不致遗失,支派亲疏无得紊乱。三者所以励仁人孝子之心,不在妄引贤豪,侈谈阀阅已也。虽然创之于前,尤贵续之于后。不续之于后,数世之下,百代而遥,或子孙不辨高曾之墓,或聚散不知嫡体之亲。譬之治水,上流既清,而下流终归于泛滥,先祖有知,不亦叹继志述事之无人乎?此续修之不容已也。

我等支谱,创自道光五年乙酉岁。斯时,有族祖之烋公、族叔本瑚公、本禧公、堂兄忠厚公董承其任,复得冈邑忠凝先生赞襄修理,克抵于成。原原本本,记载昭然,诚盛美事也。迄于今六十有九年,急宜续。咸丰初,余有此志。奈四年,西贼入境,余徙岳翁胡爱庐。大人业师詹晓村夫子、夏午亭夫子、益友胡鼎三先生、童先桃先生、内侄胡茂荣大兄、族叔本宽公、族弟忠令等,倡首杀贼。斯时,州县邻区皆为贼踞,故六月二十四日有始事之约,七月十一日有复城之师,冬有罗邑、蕲水、广济之役。经营团练数岁之后,不敢宁居,此所谓救死而恐不赡,奚暇治礼义哉?是以续修不果。迨同治四年,贼气始靖,尝有续修之议矣。余又以舌耕,故就馆于外,教育英才,亦君子事,引进后学观上国光,廿余年师生契合,岁月羁留,不能从众议而兼营并务也。是又续修不果。

夫纂修谱系难,莫难于创,易莫易于续。创之者,寻流溯源,条分缕析,派别支分,差谬不可,遗漏不可,非其所有而有之更不可;续焉者,因其旧例,袭其成规,不过于其生者而添注之,于其死者而记载之。其难易,有较然者也。若吾族续修,一阻于时,一阻于势,一阻于不得其人。其不易也,有于斯也。

夫岁在癸巳,族弟忠俊、号卓亭先生本尊祖敬宗之心,为启后承先之计,爰聚族人而告之,曰:“谱之宜续,由来久矣,况老成凋谢,存者无几,于此而视为缓图,吾恐待焉而终于可待者也。”晓以大义,众俱跃然。于是,议忠先为户首,举兆荣为督修,举忠星、启昌为经管,余于各房采辑总理而合编焉。续之中有创,创之中有续。较之从前,更有归于条贯者也。

吁!余年七十有一矣。聪明日减,精力愈衰,诸弟以执笔嘱余,吾不知获罪于先人否也。但一续之后,倘再续焉,后人能补余之不逮,则余之所大幸也矣。

光绪十九年(1893)癸巳岁小阳月

裔孙 忠文字陵号朴原 沐手敬撰

【注】此序为翔户癸巳谱序,来源于湖北《罗田分谱》。

罗田五修宗谱序

吾族宗谱之刻,三十年为一次矣。其中之老成凋谢、子姓蕃衍,不知凡几,不急为之修,则祖宗之安厝未考,子孙之疏嫡罔稽,迁延日久,弊流胡底?昌黎云:莫为之后,虽盛弗传。其何以告无愧于祖先乎?

岁在庚子孟冬,阖族会议于祠,咸推衍发督修,衍英督理,均不敢承,抑不容谢。回忆同治壬申年,所与族人共襄奔走,往返新洲,迎谱入祠者,其情依依如昨也。爰按前式,谕各采辑。凡世系则联络之,亲疏则分析之,益繁之丁男、卒葬则添注之,图纪之,俾归画一。有黄州郡城内王三巷老四分总祠、两河口祠、路口祠及一世、二世、三世祖墓,历无图式,今则绘图刊入,开卷了然,用昭恪守,后君子庶无诮让我也。前有乖讹,字样未协义例者,余生也晚,不敢以臆见参之。越年,编理成帙,选梓重刊,至壬寅之冬告竣。喜见瓜瓞绵衍之罗列于简编者,上治、下治、旁治,复于此之蕃盛也。抑又思之,我族忠实传家,先人之堂构与夫官爵显秩,前已昭昭不朽,即由二续、三续、四续,以至今日,其间之沾芹香、食廪饩、登贤书者,后先辉映,尤想见祖宗呵护之灵,蒸蒸日上也。族人勉乎哉!

发不揣谫劣,援笔书之,以为后之敬宗收族者劝。至若前君子之经纶干济,光国史亦光家乘,发则何能望其项背也。是为序。

光绪二十八年(1902)壬寅岁仲冬月

训户二十世孙 衍发 谨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“忠实堂”《邱氏宗谱》卷首复印件。

六分五修宗谱序

从来一代之兴也,有因必有果,有损必有益,国然、家然而谱亦然。回忆乾隆己亥,吾谱其创修也,越嘉庆辛未、道光丙午、同治壬申,代有其人。今则又已三十年矣,五修其在斯乎?庚子夏五月,阖族入祠聚议,咸以督修之任加之于城。城老,再三辞谢。十月大祭,城未与举。城族侄衍发督修,城子衍英督理,城因是入祠,诏而告之,曰:“其知因所革所损者乎?而其所当益者,则有五焉。”

始祖迁黄,讳兴一、祖二、祝三,其季则我祖讳万四也。是为老四分。乾隆初,合建祠于古齐郡之王三港内,立列祖主位。外泐邱氏宗祠前后左右房廊,半居守者,半作试馆。历二百余年无异。一旦失于族绅之手而改作官厅,此光绪二十四年春日事也。城初未知之,是年冬,城子英、孙绪纯应试过其门,见匾额非是,登堂不见神主。讯之,乃知其为户房经管之所归付,而书有约据也。英不胜骇,亦不深信,嘱纯与族生往询城外之户首,果书付约而曰“然”,果各亲押而曰“然”。曰势位之厚至于此哉,覆水难收,谁曰“不然”?英不度德不量力,始商城族长忠默、忠鸿、忠厚,继与城族侄衍俭会集三店、邱家桥、感化各分,生童廿余人于白衣庵内,十数日雨雪严寒,一乃心力,而祠属祖主合建,尝所谓完璧归赵。是耶,非耶?今而后覆车不戒,能毋令后人笑我拙乎?昔朱子于云传,窃取程子之意以补之。吾谱之所亡者,祠也。创绘各图以昭奕翼。其益者一也。

三世祖讳伏九,妣氏五,曰吴、曰萧、曰余、曰蒋、曰胡。吴厝大屋垤白虎咀,训、福、鹏、翔四分,吴出也。萧厝冷水井白果山,乡、湖、河、山四分,萧出也。其三则直书之曰“葬皆未详”。后之孝子慈孙登丘墓而望之,有杳不知其为谁何矣。噫嘻,可胜慨哉!洎英与祭于冷水井之竹林咀,见内有坟冢,上下四旁皆竹,曰:“伤哉!此果谁属,而竟荒芜若此?”佥曰:“传余、蒋、胡孺人是,但不能无疑耳。”英曰:“《春秋》各书,童谣且悉验矣。矧其为前言之挂人齿颊也。务即建碑,昭兹来许!”茂林修竹,斧彼锯彼。未几碑建,竹叶自萎,竹竿自破。有无待乎斧斤之伐者,谓非孺人之灵爽在天有以致之耶?然则,其为三孺人也,决矣。其益者二也。

是年春,城馆于但店之邻区,闻吾族有零丁孤苦之人寄寓罗姓,年已五十,招之使来,问其详,则嗒然似丧,只自道其姓名及各祖山向。城阅谱无之,阅老谱知属发分中人,而四修失之矣。吁!其人一,而其冢则累累,与之踩验,城乃判然确然信知。于发来城馆,曰:“我分六房向谓无人,今何幸其硕果犹存乎?”为之立嗣,并与发捐数碑,他若圻、罗两邑,前此之漏网者,今亦收复如之。其益者三也。

谱牒之刊,督修督理,其任大矣。盖督修者,董其成也;督理者,清其源也。兼而有之。历有明征而前序之所载,则以督修居督理之名,而督修之实失,督理之实亦失,失其何以昭信?凡聘娶、生卒、葬向,不几令人疑为伪乎?且古人云:孤掌难鸣。何独埋没其名,致失其实?其益者四也。

乡也六分合修,而通卷则各分只有其一。如瓜分然,如月阙然,此无彼有,不无遗憾。又书葬曰某形、曰某星、曰青龙、曰白虎、曰屋后、曰对门、曰合冢、曰同向,其类甚多,其形浑沌,其何以以使后人知若者为某,若者非某,而无鲁鱼之溷乎?今则于其分者合之,阙者全之,笼统者注实之,淆混者剖别之。稿凡数易,朗若列眉。其益者五也。

先君子仿欧、苏式,列注瓜藤,递衍递传,悉仍其旧。今也费派丁出,实难为继,故持革之。凡乏嗣者宜于其人之名下,一则书之曰“止”,再则书之曰“无传”,展卷观之,此心曷忍?故损之。其间,有代远年湮无从稽考,并不可以臆见参之者,则因之而已。所谓有因必有果,有损必益者,此也。此即城之所诏告者也。

今告竣矣。如是如是,城幸甚,抑愧甚。不暇自揣,援笔直书,其因革损益如此。至某也掇高科,某也膺膴仕,某也忠,某也孝,某也节烈,外人为之齿艳心醉,而城则不暇及焉。他日者,或以卢雷袭误,虢郭仍讹,或因、或果、或损、或益,是又在乎后之与焉者,予日望之。

光绪二十八年(1902)岁官壬寅仲冬 穀旦

福户十九世孙 恕城 谨撰

嘱男 衍英 呵冻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《罗田分谱》。

吾族源流本末八户合修序

昔太公封营丘,后世子孙以丘为姓,此吾族受姓之始也。其后今子孙蕃衍,几遍中国。

自周而降,代有名人。于汉,则寿玉公为光禄大夫,贺公为五经博士;晋则有三邱;南北朝有二傅,沈刘不如一邱之誉。他如灵鞠公之嗜学工文,希范公之落花依草,冠先公之不屈蠕蠕类,皆一时之人杰,媲美当时也。逮及唐世,孝恭以征高丽封郡国,邱为以孝行显于朝。在宋,山甫公有御颁“忠实”之赐,应宸公得崇祀乡贤之祠。于明,则淇国冠功臣之首,琼山以《大学衍义》见重于儒林。他如政治家、五经博士、著书立说、名垂竹帛者,无代无之。

我近祖英甫公,讳节,于元末由贡士历任黄州通判。子四:兴一、祖二、竹三,其季吾支始祖万四公是也。兴一公居三桥,祖二公居阳逻,竹三公居黄州,吾祖万四公居七道河永凝乡。生子一,讳千一。千一公生子一,讳伏九。伏九公任山西代州总兵,生子八:思鸣、思聪、思志、思益、文德、文富、文贵、文正。思鸣公为明指挥使,训份支祖是也;思聪公为明邑庠生,福份支祖是也;思志公是为明邑庠生,鹏份支祖是也;文德公为明邑庠生,乡份支祖;文贵公河份支祖;文正公山份支祖。惟思益公子孙迁居麻邑木子店,文富公子孙居邑东之南湖。当时因道途阻隔,经费不足,未及合修。

己巳冬,合族会议于城,佥以宗谱之修固刻不容缓。然吾三世祖伏九公生子八人,而谱仅存六,安得长付缺如?乃本敬宗收族之心,动返本穷源之念,拟将思益、文富两公后裔采为一牒。适思益公子孙恕干、文富公子孙绪发等亦惠然肯来,始将数百年之阙而未合者,今一旦能合而为一,复而为八,上慰先祖在天之灵,下肇八户同修之渐,诚盛举也。于是以思益公为翔户,文富公为湖户。后之人得展卷而知训、福、鹏、翔、乡、湖、河、山之所自来也。不亦休欤?

孝文忝充常委,得从事于诸大君子间,不能为宗祖光,谨述其源流本末,俾后之孝子贤孙得而览观焉,须知吾族之寖炽寖昌,其所由来者渐矣。

是为序。

二十二世裔孙 孝文心泉氏 谨撰

民国辛未(1931)仲秋月 穀旦

【注】序来源于湖北《罗田分谱》。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蕲春县>)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6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应城市、麻城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5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孝感市(孝昌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4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武汉市新洲区>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