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中心

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应城市、麻城

字号+ 作者:大宗谱编纂委员会 来源:中华丘(邱)氏谱馆 2016-08-06 16:45

4.应城市

续修宗谱序

家之有谱,犹国之有史也。国无史,则一代之兴废无由而知;家无谱,则一族之世系莫由而考。此其意,余七世祖志谦公已先得之矣。于正德甲戌岁,修有谱牒。阅二世,述尧、法尧二公,复增修之。迄于今,其详虽不可得闻,然苟非素著有谱,后之人亦谁复知?

洙公之仕沔州,其堂弟大学士濬公仍居琼山,不幸失怙,因关山隔阻,彼此失掉联系。汉二公籍汉阳,汉三公籍安陆。道荣公艰于嗣,礼三佛而生三子,遂衍邱氏三分宗系。今之蕃然兴起者,谁为文昌公之裔,谁为文富公之裔,谁为文才公之裔,则明矣。谱之为功大矣哉!

今复修之文昌公之裔,固不得混于文富、文才二公之裔。文富、文才二公之裔,亦不得混于文昌公之裔。大宗小宗,嫡庶殊而伦不殊;长房次房,长幼序而分不二。按谱以求,亦庶几知千人其初只一人也。而宗族则无不睦不敦之憾矣。余幼鲁惰学疏,无以为文而光耀乎宗谱,然而中吟叔已详言之矣,夫复何赘?后有来者,亦余所厚望也。

十三世 待聘 谨序

又叙

古籍营丘,太公裔徙江西琼山县始易其姓,而邱氏盛于洙湖矣。国朝洪武初,汉一随父洙公宦游湖广,度地创业,始基德安府应城县时下乡,后任里正,载版册。原垛南京神策卫守军,则立总保名目,复调北京燕山前卫,世世着伍不阙。

5.麻城市

邱姓始源序

邱之受姓自周始,《万姓统谱》载周武王之氏一百四十有三,其第二十氏为邱。齐太公营丘支庶以生地为氏,曰“丘”。北魏孝文帝以敦为邱氏,又有邱林氏、邱敦氏为邱氏。《稿简赘笔》载:“吴兴邱墓,一村之人皆姓邱,有大碑列其族党,称左氏丘明之后,云明为鲁左史,弱为邾国大夫。”左史盖鲁史,丘明姓也。而《兼明书》则谓孔缅唐韵引《风俗通》以邱为鲁左史,丘明之后为妄。据《艺文志》,左丘明姓左,名丘明,故《春秋传》称《左氏传》,且周昭王二十三年左氏时邾大夫邱弱,则左史为传之时已有邱氏,非因丘明得姓,可知而出自太公者为斩。谨案旧谱,吾族始自山东,一分直隶,一分河南固始。由固始而福建,而广东;一由固始而江西,而湖南、湖北,则以出自姜太公者为正是。然考之《礼》,大夫且不得诸侯,何论士庶?谱图之法,断自可见之世,前已荒无考证,谨以分迁支祖为一世祖。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麻城市木子店邱家垱和乘马岗邱家畈《邱氏族谱》首页。本序未见原件,此打印件系重庆长寿分会廷寿宗亲提供。作者名讳及撰写年代欠详。

原序

尝闻古者大夫世家,是故有庙祀、有宗法。其昭穆存乎庙,其迁主存乎太祖之室,是以百姓而不相忘也。自秦汉以来,仕不世,无庙无宗,然贤人君子犹能识其先人,而宗祖不忘,宗族不散者,则由有谱之力也。但世代变迁,兵燹燔烬,以致谱牒绝,莫可稽考,而世系混淆,宗孽罔辨。于是有虑差役之累子孙,而立乞养之子以承门户者;又有因已之乏嗣而横抱异姓之子以为已子者;又有生计弗张,赖藏获以供膳粥而待之如子者;又有育继室之遗孤而情若生者。其姓皆冒宗姓,其名皆列宗行。当其初,世人皆知其为异姓也。及一再世而后,则吾之宗子宗孙皆以其叔而叔焉,以其伯而伯焉。彼且因吾之赀产,藉吾庇荫或致殷盛,则悍然居傲以凌轹吾族,而莫敢谁何。稍抑之,彼将曰:“吾叔行也,伯行也,而敢欺我哉?”于是世系愈紊,昭穆愈乱,而宗法遂以大坏,大都皆族谱不明之故也。

吾祖自(始祖)林淑府君由沅而官于麻,遂家焉。传至于吾子若孙凡八世矣。自始祖而上,其源脉莫可究诘,即府君之字号,闻而止存其垅墓。至于仁祖、昌祖之墓,间亦湮没而失所,他尚何说哉?

伯祖莹中,成化甲午乡试,任开县尹,年休致,意以谱未修为遗恨。吾兄柟中,嘉靖辛酉乡试,初授仙居令,再任大同南安司理。梁于嘉靖丙午亦举于乡,凡九上春官不第。吾儿齐云与侄龙云同中辛酉乡试,而齐云又中乙丑范期榜进士,官户部郎。族不为小矣,而谱尚不立。梁每念即瞿然惧,愀然变色,恻然而食不下咽也。

于是不辞劳剧,历数年而谱成。其可考而知者,条分缕析,不厌其详;其不可考者,姑阙之,不敢妄以诘说,惑乱后人也。若夫同姓异姓之别,养子义子之有,则为更定,斩然明白于宗谱之末,另为一谱以附其后。盖不使鱼目之混珠,燕石之混玉,他姓之得以混吾姓也。然冒认既久,而一旦析异,凡异姓之裔,必多不怿。但谱为一家之史,所以信今而传后,虽怨且怒,吾何恤乎?况天之生人,使之一本,而乃二之,无乃悖天道乎?是故,不顾目前之怨,而为久远之图。俾吾世世子孙,知所以尊祖敬宗而无悖于天之道也。是为序。

万历元年(1573)春王正月 穀旦

六世孙 梁 顿首百拜书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麻城提供的打印件。

明宗派

吾祖自始祖林淑府君开其源,高祖同仁、存仁、安仁继其流,曾祖元昌、世昌、永昌、茂昌衍其派。元昌之子二:长曰钶,已绝矣,次曰钢,承元昌而子孙自为一宗。世昌之子二:长曰铭,已绝矣;次曰铎,承世昌而子孙亦自为一宗。是二宗,皆宗同仁者也。永昌之子二:长曰瓒,瓒之子孙自为一宗;次曰让,绝而未立继。此一宗者,宗存仁者也。茂昌之子四:长曰珑,已绝矣;次曰琥、曰莹、曰碧。其子孙亦自为一宗。是一宗者,宗茂昌者也。世系分明,流派清晰,可考而知也。

始祖名林,林者木之盛也。木能生火,火居盛夏以长养为仁,故其子受之以仁。火生土,有土者必昌,故其子受之以昌。能生金,钢铎铭钊皆金也。金,玉类也,故珑琥莹碧瓒皆从玉。而让之从言,则有不可知者。金生水,水必秀,故取秀以名诸。于水又生木,故六世之名取诸木。木又生火,火之神通变化为云烟,故七世之名取诸云。火又生土,故八世之名取诸土焉。至于世则又取金以名之。如环无端,生生不已,吾宗赫然盛矣,斯谓能亢其宗也。

但始祖惧门户之累子孙,乃养异姓之子仲仁,分以财产,使之专承差役,三四传而后,其子孙微弱,力不可支,世居蕨淡山。今特黜之而附于吾谱之后,使之自为一小宗。

而自幼横抱无名之子若邱俊秀者,其子孙与邱大友之子孙并列附谱后。此若吾兄继室之子起云、三兄继室之子添云,既承姓,皆娶妻生子。推而远之,则邱门养育之恩大矣,义不当远也。收而无别,则混宗混族,乱孰甚焉,礼不得不辨也,故亦从谱焉。后之子孙凡若此类者,其知吾之苦心而遵守此例也,则谱庶乎其无乱哉!或有逞其私意而变乱成例者,即不孝不慈,祖之罪人也。为吾之子孙者,忍为此哉?

明万历元年(1573)春正月 穀旦

六世孙 梁 百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麻城分会提供的打印件。

族谱跋

家之有谱,以明世次,以正宗法。亲亲尊尊之义,敦化善俗之道,胥是焉。在志于修辑者,必祈于当,而可苟乎哉?以揆厥所自年代之邈,宗系漫莫可考,而乃妄认远祖,若郭崇韬之于子仪者,非也。年代虽邈,宗系犹明,第往牒失传,无从稽实以纪其详,编虽有成,岂能无遗憾乎?其或逸帙存于万一,溯往有所凭藉,君子所深为谱法幸者,而忍没之哉?

柟远祖太亨于南渡后,游商而家于沅,系之传至元季,凡八世。林淑于国初宦游而家于麻,系之传迄于今,亦八世。合稽之历十六世。先大父北山府君,未仕,前曾有寄祖宅二书遗见存。既仕解组后,沅州二祖来访,留晤数月,而赠其归。后沅族有曰志仁、曰甫者,麻族有曰连秀、曰楹者,互通往来。壬申秋,柟典文衡于贵州还,过沅二祖宅,谒祖墓于道观山之阳,得其宗谱,抄略东归。而帙随逸,常以为恨。梁弟之谱始林淑,不及其先者,非故略之也。以历世远而谱略逸,恐得于所闻者,或失于诬也。齐云侄之序详述,谓大人之谱断自林淑而无及,恐蹈昔人冒认夸示之诮,言诚是也。予今值校谱之会,忽得祖宅之图序,符于夙闻而喜于新阅,其宗系之相沿,宦迹之见,一一明晰可考,而知世德之恩,感谱法之幸弥深。顾忍没其实,自蹈于不仁不孝矣乎?水必穷其源,即源之深而知其流长;木必端其本,即本之隆而知其枝必茂。

予之宗赖太亨诸祖开其先,而后林淑诸祖衍其绪,以长延于千百世。流之长而可不思其源,枝之茂而可不反其本哉?是庸订增入以会于全也。谱虽一家之私乘,惟当秉公以彰信,尤世守之实录,不可躐取以涉虚。创修者,至慎而匪略;订增者,传而匪诬。相须相济以成之,岂好为异同也哉?故于谱之终,爰跋其昭,所以参校垂远之意矣。

明万历元年(1573)十月珍藏于七十六岁癸巳五月日

记公齐云公之父 柟公 书于十月既望 敬跋

【注】此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辩疑明世次论

柟曰:考大父北山府君《族谱序》,籍麻城者,自一世祖林淑至于今,计八世而开九,前谱既已详明。又考沅州宗叔邱源寄来世系图籍,于沅者,始祖名太亨。第二世为一郞、二郎。第三世为伯四,任评事;伯五,任孔目。第四世为八郎。第五世为思胜。第六世为福一。第七也,为林淑、齐淑、明淑。林淑析户,以宦游籍麻城,在任娶祖母高氏,李氏、张氏未随宦。祖母蒋氏生子贤仁,家居。贤仁后任知州,娶陈氏、付氏,生子三:曰真、曰岳、曰澄。又考成化元年,十一世孙郡庠生名邱息者所撰《谱序》,称始祖太亨游商,籍于沅,宅州东门外道观山之阳。第三世翁一郎,任大理寺评事。四世翁伯五,任翰林院孔目。五世翁崇辅,任知制诰。八世翁添福,任总管府总管。八世后止云。

元季兵溃,父子兄弟流离散落久矣。至我圣明洪武年初,讳沂者,方安土以居。又忆壬子秋,我自贵阳还沅,西过宗叔邱源、宗弟志义家,见谱略,首称始祖太亨,系江西人,次列评事、孔目诸祖,而总管则闻之口述焉。东过宗叔邱龙家,亦见谱略,世次中至五世,则云邱崇辅知制诰,而其余予失记。携二谱抄以归,而随亦逸矣。

兹以新谱并图序参互校之,且即林淑籍麻城传世所历之年,而例前知太亨之籍于沅,在宋南渡后,始而宅道观山,嗣胤茂衍,称衣冠盛族。继而有卜居冷水铺之南者,亦奕叶蕃庶。故东西二族各有谱:西谱以列西之世系,图之本乎邱源者,概因其旧也。东谱以列东之世系,序之述于邱息者,概括其要也。二族之谱各原其始,以究其所沿之系,四代以前名次多同,四代以后族分,而所纂述者各自悉其本支一派之详矣。图之略于崇辅、添福,序之不及于林淑,良以此也。溯图之述,出于邱源亲笔,然其距诸祖世次远而谱帙亦罕有存,凡其摭拾于传闻抄略者,恐多涉谬而失实。息则世次稍近,咨考尚有所凭。谱之辑所括于序者,必得其实而不诬。故知评事之为一郎,孔目之为伯伍,叙之所称是。而图非知制诰之崇辅,任总管之添福,则东族之续显庸者,故邱息表扬之,而其微有同异且紊次者。盖既分之族,世远传讹,亦奚或乎其然哉?东族之系予述及八世,则值元之末世,正林淑、齐淑、明淑生于西陵之时。图称六代祖福一,七代林淑诸祖,揆之年代,谬尤甚。同一元之季年也,同一太亨祖之派也,衍于东者逮八世,衍于西者何止于六乎?况林淑公为六代祖所生,则去我明初远矣,胡际会应选举之科乎?林淑实八世祖所生,以所历岁序、所传世系互校,两相符协。其图于八世前脱漏六代七代,惑于讹传,以八为六,以九为七,妄缀之尔。添福者,东之八世袓;福一者,一西之八世祖。同为一世,名以族分而殊。或福一之行次居一人,因其次呼称之,抑或名一福,传之久而称述者讹,而林淑诸祖乃其所生为九世也。合东西之宗派,辨图叙之同异,由沅而麻,由宋而元而明。覃思审订,计林淑以前在沅者实历八世,林淑以后在沅者存图叙可考。

在麻者,昭于新谱所列:林淑为一世始祖;同仁、存仁、安仁为二世高祖;世昌、元昌、永昌、茂昌为三世曾祖;四世则柟大父北山府君暨伯叔祖也;五世则柟父松山府君暨伯叔父也;六世则柟暨诸兄弟也;柟之子龙云暨诸侄为七世也;龙云之子培暨诸侄之子为八世。统而言之,自太亨祖迄今凡十六世,由是以开百千世皆可稽而知其次也。以邱源、邱沂之流长,又叹我林淑祖于沅为九世孙,于麻为一世祖。一支既传于辰之南,三支并茂于黄之北,展哉以一身括两地之灵,以厚德开绵长之庆,其独振吾宗以丕昌厥后者。反本之思,予奚能已乎?而联族诒谋之编,亦奚容忽焉,而不求其实乎?

常谓君子齐家之轨,莫先于正宗法;宗法之正,莫先于明世次;世次之明,尤莫要于详考究。故予力索沅祖宅谱略,近日始得其图序而阅之,因其中所述之异同,总校雠订增入以会其全,以成予兄弟并先大父之志。复著《辩疑明世次论》缀谱末,以同垂于后世。

明万历三年(1573)

乙亥冬十月日 柟 续书

【注】此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族谱后序

甲戌仲冬,大人取吾伯师高冈君族谱,草创编而成谱。书成,寄示且命,曰:“我邱在麻,及尔之身若子,凡八世矣。先人皆欲作谱而无成,兹辑之成先志也。尔其为叙!”不肖长跪卒业,叹曰:“谱备矣,复安能置一喙哉?虽然庄叔鼎铭祖考,使世者观休焉,君子以为美谈。兹如无言,异日者,其谓之何?”于是作叙,序曰:

谱之作也,不得已也。何也?昔者,先王之处族也,亲亲之杀,长幼有序,盖至严矣。然而有燕享之仪,有聚会之礼,有周恤庆吊之文,其所以联属之者,又若此。此其为意,亦其子若孙,千百亿兆,其初一人之身也。夫如是,其乌用谱?逮德下衰,有不可胜言者,于是有遗子孙以黄金文绮、轻裘肥马,使之侈于道路,而其族人且鲋枯鹑结,顽捷蓬溜,见而不知耻也。铢两之利与族人者,算则无遗策。出千金百锦为贵人寿,宴聚赏赉多费而莫知者,达官要吏,望尘屏马且不暇;值族众于途,反不下车。纵下之,犹蹙然曰:“何不少避也?” 然拒于千里之外。甚之,则父子不容,妇姑反唇而詈,兄弟构兵相屠,终身不改。又有异焉者,横取异姓以为孙子,而竟忘其所出也。呜呼!至此极矣,故不得已而为之。

谱右曰:谱也者,普载祖宗子孙之事。可以反观者也,盖将使后之子孙,知祖宗之德肇启后裔。如此,知贵之不可以凌贱,少之不可以犯长,富之不可以弃贫也。知患难必相救,疾病必相问,吉凶相庆吊,其礼之不可废也。如此,又使知紫不可夺朱,莠不可以乱苗,一本之义,不可以混淆也。如此,则庶乎由薄反厚,去漓归淳,可以免艾矣。虽然,由谱以溯源,而使后世之无相尤也,足矣。然亦不可自诬也。

故大人编谱断自始祖林淑府君,其前无及焉。古之人,有拜他之墓为祖者,有认同姓之官为宗者,虽欧、苏二公且有远胄之谬,君子曰:此无他,务名好誉,思以夸示,而无惨痛恻隐之诚者也。虽然,比之狂悖乖僻,无所忌惮者,不尤愈乎?

是以君子贵有谱也,抑不肖于此有深思焉。以厚德望子孙,而无以贻之,即有以之,弗善也,皆非也。是故李广为汉名族,至其孙降匈奴,为族累,而陇西之士,耻居门下;秦桧为宋相国,今其子孙羞以为祖其耻且羞也。岂为他人泚哉?不忍故也。兴言及此,能不恸心?此又吾父师之所以望于吾曹者,敢揭之以告吾昆季。

明万历三年(1575)乙亥春三月

七世孙 齐云 顿首百拜书

【注】本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道光壬辰年续谱总序

谱何为而修乎?上治祖祢,下治子孙,旁治昆弟,将以明世次之长幼,而辨等胄之亲疏也。谱何为而续乎?姓乃祖宗之所出,氏则子孙之所自分。恐派衍支繁,久而将紊也。

我始祖林淑公,原籍湖南沅州。当明初以人才见举授麻城丞,久于位,仁义洽于百姓,留之遮道,不能去,故卜居邑北关之外枣子林。传四世碧公,号德辉,敕封义宰,复迁居县北六十里骆意山下,土名“邱畈”,遂家焉。莹祖公,号北山,官四川夔州府开县知县。五世祖储秀公,号梅窗,官庆阳王府教授。又传至六世柟祖公,号凤崖,官江西南安府推官。梁祖公,号泰衡,官四川保宁府通判。又传至七世齐云公,号若泰,官四川叙州府知府。龙云公,号省严,云南理府同知。五云公,号小峰,县学廪膳生员,举优贡未任。更可赞者,八世祖坦公,号长儒,官辽东海州参将,有《度辽诗集》,附后序。又传至十世祖译公,号惠生,官河南光州副总。均载志书,昭然可考。独叹我梁、柟二公以致仕归家,编辑谱图而未终其事,赖太守齐云公善能继述,于万历之初援笔而成,然只续至七八世而止耳。厥后,十一世述苏公、十二世祖焯公与煦公、十三世城曹公、城启公、城巩公、城璞公、城隆公,十四世铨、管、镕、铧等公,售置祀田。而同仁公支下无分,创修祠宇,同仁公下帮钱十贯,议定每年六名入祠祭祀,而于谱牒尚未及续。嗟乎!

自明及清二百余年,传十有八世,族大丁繁,蕃衍日盛,可勿急为修谱乎?己丑岁,与祭在祠,族中人佥曰:“吾族谱十余世未修,恐其紊乱混淆,宗孽罔辨,续之成亟亟也。”于是户首邱铜、兆木、梓木及各房房长璋宝、鋐镖、治江、治德、凤、治鸾、治海、治敦、治宋、治乾、本豹、本椿、楠木、明有、明灼等众协力同心,任劳任怨,辛勤四载,不敢怠荒。

壬辰冬,谱事告竣。凡我同人皆快观而乐诵,各请友朋代录序传。吁!莫为之前,虽美弗传;莫为之后,虽盛弗彰。吾族各房前人之德行文学、功名事业,后人之长幼尊卑、亲疏远近,以及墓域居址,大宗小宗,厘然载于谱牒。后之览者,当亦欣然。而为孝子,为弟为慈孙,即事君事长,使众亦可以治家之道治之,又何虑敦叙九族之难哉?是为序。

合族同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湖北麻城分会提供的打印件。

清道光壬辰年续谱总序

族有谱,何也?君子以敦仁明义而修礼也。盖自大宗小宗之法废,而族人之情暌。金多不顾贫,力强不扶弱,视族(人)如道人者有之。而世系不明,伦次无稽,期功丝袒,始有以意忖而为服者,其背负何可计数?况夫同者招异,冒姓乱宗,譬然养迹若垂疣,讵知昭明非朱、郑声非雅也?以故节文日坏,凌犯由兴,从来远矣。君子有隐忧焉,是故寓宗法于谱。

考其始及繁衍,以达于末裔,书代书名,不厌覙缕,使族人展而瞩焉。纶纶井井,心目豁然,虽显荣微贱,才贤顽钝,慧黠不同而同祖先,如水之派壑异流而同其源,木之枝叶分秀而同其本。于是惕焉、脉脉焉而动情。金多力强非至悭狠,宁忍羸饿寒露、柔软夫怏怏失所而不顾不扶以上辱先人哉?故曰敦仁也。世系明,则伦次不紊;伦次正,则服制不逾。虽有冒横厕其间,而族人晓知其非我肉骨。其视吾宗,不啻若鸡之于凤,大镛玉磬之于瓦缶者,敦伦湑之,故曰明义也。仁敦则情联,义明则分察,卑不凌尊,幼不犯长,雍雍翼翼,宗党孝顺而无乖其常,故曰修礼也。然则,谱之力不多乎哉?

维邱氏之族始于沅,自林淑府君来官于麻乃以官为家。其间,若仁昌诸公皆朴茂庞厚,种德集仁,温然为长者。开县令莹、仙居令柟、乡贡士龙云,俱以明经擢桂,先后起,伟然为魁士。而蜀之保宁别驾梁,则瑰玮殊绝,卓然为名家。其子户部郎中齐云,羽仪天朝,褎然为名进士。其余修姱娖、兰茁芝挺、课学工文、驰隆隆之誉者,皆杰然为才,子弟擅称右族矣。

而谱牒未著,别驾公所为深忧也。是故抵政事之巇,辑家之录,序昭穆之伦,严同异之辨,以为和集族属正名定份计,而自谓不恤冒者之讙哗,意何直而壮欤!余与公俱官蜀地,且部同榜士也,颇悉其家事,故奉命叙于右简。惜文字暖昧,不足表扬世德,徒含悚慑尔。

赐进士出身 奉政大夫 同知夔州府事 前翰林院庶吉士 监察御史 尚宝司卿

年家晚生 修城王嘉言 顿首拜撰

【注】此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续修序

光绪戊戌岁,予时年四十有五,抱咳嗽疾,历数寒暑未愈。是秋,偶至族叔珠翁先生馆中,与谈家务及族事,曰:“理十余年,有负于族事者多矣。俟今孟冬将举祀事,族之长幼咸集,择一贤者而承理之,予庶可以无憾矣”。珠翁先生聆之,默良久,毅然曰:“汝欲脱卸祖事,予不敢强。虽然,族谱之待修有年矣,众之倡斯议者非一日矣,汝不若董成其事,俟谱牒既成而从容告退,不亦两无憾乎?”予踌躇再三,窃思续修实艰巨之端,非精神凝固之人,不能任之。予自度力薄兼之贱疾缠身,何以堪此?是必有望于阖族与珠翁之力也。

于是约聚一堂,遍询父老族祖。若万木、绪木、云木、德木、香木;叔行明焄、明经、明珠、明哲、明亮、明兰;弟行堂成、堂雅等。佥曰:“是举,乃甚盛事也。上之尊乎宗祖,不愧众贤;下之示乎子孙,毋忘燕冀。岂仅于一身一家,为目前之计,而不图诸久远哉?”遂约定来岁二月朔,延门清理,必按丁帮费,人人悉载生名,因地绘图,处各详葬所。缉理者,宜尽其职;督费者,宜任其劳;协修者,宜同其力。编辑几一载,始克成篇。

予于是喟然叹曰:“我邱氏在前明为望族,科第文章,功名节义,甲于一乡。至本朝康、雍间,犹联绵不绝。今虽科名不竞,而子姓蕃昌,耕读传家,方兴未艾。将来之发越,安不足继我前人乎?”爰当谱牒既成,志其巅末。后之人苟能继予与珠翁之志,越数十年续而修之,是所厚望也夫!

大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)桂月 吉旦

十八世孙 锦堂 顿首谨序

【注】此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续修族谱序

邑北邱氏,楚黄望族也。其始祖林淑公,由湖南沅州以宦籍来麻,遂家焉。瓜绵椒衍,子姓蓍昌。自明迄今,五百余年方兴未艾。而其间人才杰出者,或以孝悌称,或以科名显,或以政绩闻,载在邑乘,班班可考。至四世祖讳碧公,由枣子林迁居骆意山邱家畈,与予先世里居相距三十里。予高祖妣邱孺人之母家,即碧公后裔也。其它迁居四方者,棋罗星布,几遍光黄,盖先哲之谋者远也。

邱氏旧谱,传自明至本朝道光十二年,铜梓诸公旁搜远绍,纂辑续修,亦既竭尽心力矣。然距今六十余年,族姓愈繁,迁移愈众,尚不重加修辑,后之人将有数典而忘祖者矣。于是,有义山者慨然以收族敬宗为己任,与其族叔贯如以及房房长绪木、运木、本田、明焄、明经、明亮、明兰、堂成不辞劳剧,或任督修,或膺采访,或勤搜辑,越数寒暑,始克成编。而义山与予属文字交,夙敦雅好,因问序于予。予披阅久之,得悉其巅末,因不禁喟然叹曰:“昔毕万之后,卜偃知其必大敬之裔,懿氏知其必昌。《语》云:积之厚者流自光。验之邱氏,信乎不谬!”

盖林淑公以循良作吏,泽在斯民,而麻人爱之,不啻甘之思召伯。故其后来之发越,遂甲吾乡。若莹公、柟公、梁公、龙云公、齐云公,或父子继举,或兄弟同科,或以名孝廉而任州县之职,或名进士而居郡伯之尊。至于齐公之子坦公,又以文武全才,抡乡会两元,授辽东参将。其所著《度辽诗集》,仿佛苏黄,慷慨悲歌,声塞曲。至今读之,犹令人奋袂起舞,欲鸣剑于伊吾之壮,诚有古烈士之风哉!他如身列黉宫,名居廪贡者,指不胜屈。于戏其欤!

今义山诸君子重修谱牒,支明派别,缕析条分,坵墓有图,里居有志,而先世之孝子悌弟、义夫节妇、钜儒名臣,厘然在目。虽由祖宗积庆之隆,而诸君子表扬之力亦不少也。韩子曰:“莫为之前,虽美弗彰;莫为之后,虽盛弗传。”承先启后,迪惟前人;光俾后嗣,法义甚重,意甚深也。苟非其人遹观厥成,昭兹来许哉?《记》有之曰:“尊祖故敬宗;敬宗故收族。”凡此数者,古人所难,而诸君子独能以身任之,以志成之,岂不美欤,岂不美欤?焕也,居联密迩,谊重亲姻,因不辞谫陋,谨述数言,以志欣慕意云。

大清光绪二十五年(1899)岁次己亥蒲月中浣穀旦

邑廪生 沈维焕 顿首拜撰

【注】此序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。

尊始祖引

五岳虽各峙,方镇而皆本昆仑;九河虽分流,异派而发源星海。族姓之有始祖,亦犹是也。

吾祖林淑公以湖南辰州府宦游楚邑,溯其源又有太亨公自江西商游湖南沅州,传林淑公,凡九世。观六世柟祖公辑其谱,云:“于沅为九世孙,于麻为一世祖。”信足证也。然一居辰之南,一居黄之北,世远年湮,难以考校,故始祖惟尊林淑公焉。

【注】此文由湖北麻城分会提供打印件,未署明作者名讳和撰写年代。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孝感市(孝昌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4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武汉市新洲区>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3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湖北省<武汉市江夏区>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2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河南省)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