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中心

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肥城市、滨州

字号+ 作者:大宗谱编纂委员会 来源:中华丘(邱)氏谱馆 2016-08-06 16:37

19.肥城市

左传精舍志序

《左传精舍志》何志乎?志左子也。昔汉前将军关公云长,性嗜《左传》、《春秋》,其得从容游泳,当亦无几。而乃能扶汉贼曹,独明大义于乱世,岂非深得于《左传》、《春秋》者乎?《左传》、《春秋》之有功于天下后世,概可见焉。

不佞分符兹土,得谒左子祠墓,何幸如之。因捐俸修葺,落成之后,已勒石刻铭矣。复得左子后裔旧谱一卷,因纂之为志。敢曰与阙里三迁并传不朽?庶几表一方之胜,俾后之君子知所考焉云尔。

天启三年(1623)季秋 之吉

肥城县知县 关西 王惟精 敬撰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,由国川宗亲提供。原件现存于曲阜孔府文物档案馆。

先贤左子,齐太公之后。昔太公封于营丘,其支子因以丘为姓。后徙居于楚,复徙于鲁,世为左史官,故因以左为氏。亦犹展禽居柳下,因谓之柳展禽。伯禽第三子封于东野,获一成之田,因以东野为姓云尔。至西汉末,其十五代孙起,尤工文学,德行卓著,新莽征诏不就,恐及于祸,于是复去左,仍以丘为姓,隐于陶阳不出焉。后人不察其姓氏之源,遂莫可考稽。

乃知事不亲历其境,难凭臆见之揣度。余尝亲至鲁肥邑,既谒左子庙,复闻都君庄之左复有先贤左子墓在焉。亲行瞻拜,见有聚族而居不下百余家。问之,悉左子后裔也。询其家世,云自秦汉以来,世居于此,相传已六十余世矣。因有祖墓在,故不敢轻去其乡。

余既谒左子庙、墓,得览其世系,历历如指诸掌,恐其久而湮没也,不揣固陋为之增辑。因附记数言于简末,俾尚论者知所考据云。

时 乾隆六年(1741)辛酉仲春

候选训导 东海 胡恒 谨书

【注】此《跋》来源于山东肥城。

邱氏族谱序

且族姓何以有谱也?念子孙之繁衍,恐昭穆之失次。支分派别,笔之于书,虽千百载之远,犹可由本以推末、循流而溯源也。谱之所系诚大矣!

如吾邱氏一族,原籍在齐,后居于鲁。其列在肥邑者,始于明祖,继于复明祖。余少时,遥闻前辈邱王喜之遗言,曰:“自春秋来,世居此地。元末灾异横行,兼之兵变,居民十不一存,先人避难正定府枣强县,依居同姓之家。明初乱定,上诏摘移稠民,以实其地,查催逃亡各还其乡,乃遵旨复回肥城县。当时兄弟三人,携手同归。一居邱家集,一居傅村庄,其居衡鱼者,即我复明祖也。越世生齿日繁,家业丕振,大明之世颇称一方之望族也。讵意国朝定鼎之初,祸起不测,忽遭平阴王鞑抄家之变,谱系因而失陷,使不有人焉。急起而叙之,将使后之人懵懵然昧所由来,殊可忧也。”

清初去古未遥,既不闻有补叙之人。嗣后,天锡祖欲追叙而不果,四维公画碑图而未完。悠悠忽忽,瞬息百年,一族之本末源流殆哉岌岌乎迷而不可复识矣。”

超生也晚,识浅学疏,其才不克胜其任,然当此先后失续之时,缵述无人,安敢辞责?或历览碑文之记载,或默识父老之传言,逢人咨询,随时汇记。疑者阙之,信者书之,殚精竭虑,十有余年,始得与二三同心叙兹族谱。世代虽未尽悉,大段犹幸得闻,粗略成书,聊存族脉。至于奕世而下,及时纂修,勿蹈前辙,则又予之所厚望于将来者也。是为序。

时 乾隆十七年(1752)岁次壬申孟冬

邱超 沐手敬书

【注】本序来源于山东肥城。此序在广东广宁《邱氏族谱》也有登载。

续族谱引

苏子云:“情见于亲,亲见于服。无服则亲尽,亲尽则情尽,而几于途人矣。夫以一人之身,分而至于无服者,其势然也。然犹喜相庆,忧相吊,而无敢或忘者,则赖有谱焉以为之统。而知今日之至疏,即无非当日之至亲也。”嗟乎!族谱之设,岂细故哉?

吾先祖斗南公,当兵火之余,汲汲焉分昭列穆,汇集成编。而先君又缵修勿替,力付剞劂,迄今六十年矣。予盖惕然惧也。念兹族众日多,支派益繁,倘由此漠然置之,吾恐迁延既久,沦没失次,将如苏子之所云途人相视者。则不惟无以继祖父之志,不更大有伤于祖父之心哉?因窃商之族祖蕴秀公、蓝田公、玉仓公、族叔奇章公,复蒙诸公慨诺助予,予乃四方奔走,溯流穷源,凡两易春秋,而厘订粗就焉。

嗟乎!予赋性卤莽,不谙诗书,然闻士君子谈及敦睦宗族之义,恒殷然其慕之。况乎祖若父殚精竭虑于数十年之前,而敢听其废弃而弗顾耶?故不揣浅陋,任厥巨责。岂敢云缵祖惟勤,亦敬成前人孝友之苦心,而无负其厚望奕世之志云尔。

时 嘉庆十五年(1810)岁次庚午清和月

十世孙 廷孖 薰沐敬书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。

三修族谱序

古有家乘之设,诚以亲亲,莫要于睦族,睦族莫要于修谱也。

我邱氏族谱失于国初。向非族伯斗南公殚精竭虑,朝夕考稽,或历览古碑之所纪,或博采父老之遗言,不惜十余年之力,草创成帙籍,以承先而启后,其数世而下,几何不骨肉而途人之乎?奈未及付梓,竟赍志以殁。幸有族兄峘木,克承父志,力付诸剞劂,而谱始赖以成。缵绪有人,修废勿替。后四十余年,族侄廷孖又为重修之举。吾父获襄其事,较旧则加详矣。

盖创者难,而因者亦不易也。其时玲在襁褓,于今又四十年矣。上念族伯族兄在天之灵,下体吾父九原之志。玲也不才,敢遂置之膜外,不思所以信之而博后哉?日夜滋惧,恐年久而就湮。于是商之族兄峘中,兄亦有同情焉。遂慨然为重修之谋。

无奈图画未悉,吾兄竟修文地下。老成凋谢,吾鉴云亡,而玲以才浅学疏,责愈重而心愈戚矣。但旧谱向以五世一提序,既绘图于前,复系析注于后,细阅之则甚详,粗辨之尚未易悉,且人丁不免有疏密难均之弊,玲岂敢妄自更张,自诏突过前人乎?然实思求其美备,乃访吾族之春秋高如侄廷普、侄孙光祀者,共为厘订。易以三世一提序,析注即载提序之下,字号必注,氏配必详。功名虽草芥,行谊即稍可传述者,亦必备志焉。一支终,复序一支,如此昭穆远近,庶可不混不漏矣。

玲盖慎之又慎,故三易稿而始成。上可溯源,下可竟委,纵世远年湮,而展阅之余,宛然如在。然未敢比于古之家乘也,聊以使谱系不致废坠云尔。

时 咸丰八年(1858)戊午

九代孙 峘玲 谨识于退思轩中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。

重明祖支分卷序言

且家乘之所以设者,亦谓子孙之繁衍,昭穆之失次也。不有支分派别之谱,千载而下安能由本以推末,循流而溯源乎?

吾邱氏一族,初在齐,后居鲁。嗣以元末之灾异兵变,遂避难于正定府之枣强县,依我同姓。至明初,始回肥城。当时,兄弟三人携手归故里,复明祖居衡鱼,赞明祖居傅村。其居邱家集者,即我南林之始祖重明也。当此之时,生齿日繁,家业丕振,未尝不极门庭之盛。所惜者,明末之时,族谱遗失,后之人欲世系不紊,支派详明,遥遥数百年敢谓洞明乎?

岭也不敏,才浅学疏,虽抱纂修族谱之怀,未敢遽谓能胜纂修之任。今因公适衡鱼,与族叔振声公议及修谱一事。公谆切至嘱,不容延缓。别后即商及叔兄文柱、文魁与侄辈立行、立亨、立明、立清等,皆欣然领诺。当此先后失续之时,而缵述岂易言也。

于是,历览碑文之记载,或默识父老之遗言,随时随地汇记详纂,百犹有疑者仍缺之以待考,信者则笔之以成书。十数月来,始得成帙。虽上世未能尽详,而自分支始祖以下大段犹晰。编成待梓,亦聊以存世系之不紊云。至于后世如能及时纂修,勿复遗失,则又余之厚望也。

时 同治五年(1866)岁次丙寅孟夏

十四代孙 文岭 谨序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邱家集《邱氏族谱》。

合谱序

尝读《眉山苏氏族谱亭记》,至今吾族人犹有服者,不过百人。而岁时腊社,不能尽其欢欣爱洽,稍远者至不相往来,不禁废书而叹也。呜呼!骨肉之恩薄,岂止不相往来而已哉?

我邱氏祖居于肥,元末避兵枣强,明初昆季三人携手归于故里。一居傅村,一居邱家集,一居衡鱼,相距各只数十里,其欢欣爱洽,定不啻同一闬井也。洎历时久,子孙日繁衍,势愈涣将情愈疏矣。乃稽诸谱帙,衡鱼一支三世以自字命名,五世以文字;而傅村亦然,意其时必仍相往来可知也。

今忽忽积五百余年,彼此相视几秦、楚,若使听其日加甚,何以慰吾祖哉?斗南族伯,乾隆中创修族谱,序中亦详叙归里之期,偕归之人,异居之地而竟不能合一,岂其间有未易措手者哉?

咸丰戊午,玲三修本支谱牒成,而心弥耿耿焉。幸傅村之遐龄兄、邱家集文岭侄,咸抱同志。余复躬诣两村,聚族之耆秀,以合其力而谱,各得以成。余即其稿编加讨核,疑者阙之,信者笔之,俾成完帙,都为一册,以昭共本之义。使后之人知三支虽判,而回忆吾祖携手同归之时,以生其欢欣爱洽之心。至区区往来,犹其细耳,或不至为苏氏所齿冷也欤?

同治十二年(1873)冬月

十三代孙 峘玲 序于古都君庄之退思轩中 命男 廷碞 沐手敬书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。

碞少无宦情,读史至独行、隐逸等传,辄慨然慕其为人。亦不自知何以性之所癖,竟如是邪。

余于昆季行居四,诸兄掇科第,列仕版,而余自食饩后,岁试必屡欠而后往。虽七赴棘闱,不过逢场作戏。以冷眼观热肠,殊无几微得失心也。尝慕仙人爱楼居之语,幸获身卧百尺之上,每当花晨月夕,辄焚香瀹茗,临摹古篆籀以为乐。遇佳文奇字,即联缀之,镌之印章。客有谭时事者,则默而不答。中岁以书画自给,将以此终。念生平无以扬先烈,然先人有未竟之事,则合谱一举是也。

先严自咸丰七载三修族谱后,复推及于旁居傅村、邱家集者,各为之创支谱。同治十二年夏,议合一,以笃共本同源之谊。命长兄紫垣任编纂,甫脱稿,而先严、先兄相继捐馆舍,赍志以殁。碞每念之,心滋戚焉。洎光绪二十年,三兄建西谋继举,就旧本,稍有增入,手书一通,徒以费不赀,未付梓。而三兄又于去秋赴修文召矣。

今余年已周甲,不刍斯时早图之,恐前功将悉坠。爰聚族而谋,复躬赴外乡纠合之。所赖众亦佥附,共襄厥事,而数十年屡作屡辍者,一旦告蒇焉。余之汲汲于此,盖欲刍身而睹其成,冀有以报先人于地下。可既编次付手民,因纪其缘起如此。

光绪三十四年(1908)清和月

十四代孙 廷碞 叙于百尺楼并沐手书

【注】此谱序来源于山东肥城。

20.滨州市(滨城区)

族谱引

呜呼!自我始祖来迁,越今五百余岁矣。有明以前,宗谱轶遗,茫茫然固欲序焉,而莫由知所序也。当乾隆初载,先大父木溪公及堂伯耀圃、族伯玉门、族侄梅者,有续修宗谱草本,以俟校正完善,付诸刊刻,分藏阖族。未几,二先伯继逝,梅侄就亡,大父亦趋任济郡广文卒于仕。余时童蒙,仅得随侍左右,听其告谕,未能记其详确也。及长,始知续修草本,系玉门伯收存,其子孙无有知之者,亦不识藏于何所,失于何时矣。

今岁夏暑,与堂侄价藩乘凉齐右,偶话及此所由,扼腕咨嗟,而相为抱恨无地也。因念藏有家严与静观堂兄订序支谱一图,自十世以至十八九世,长幼亲疏,条分缕析。顾恐一纸之易隐,犹若草木之难觅,不如谨写多本,间有所亡,亦必间有所存。余二人于是择日图写。族人有知此意者,告余二人,使序宗谱。初闻命,惟恐难为序,久憾已往之无传,可为序者莫为序,讵弗虑将来之更无传乎?惟是衅焉。访之父老,搜诸贮藏,半载乃就。虽支派繁衍,间有绝嗣已久,莫由访求者不无遗漏。至现在有似续者,或远居他乡,或仅余童稚,无弗延诘研究。

因一支以推及他支,即其支已绝,而犹详其序。由近代以溯及远代,至其代莫考。而始从其阙,上至明末,下至目前,二百余年秩然有序。庶几大父与二伯梅侄之素志以慰,而将来者亦幸有所统承与。故引是语以志其事,至若尊祖敬宗之义,敦伦明谊之情,秉夷有同赋焉。吾族之劝修斯谱,乐观斯谱者,应先得我心耳,岂俟余之谆谆也哉?

道光二十一年(1841)岁次辛丑十一月上浣

十六世孙 源沂 沐手告竣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滨城旧镇《邱氏家谱》。

族谱弁言

天降生民,有夫妇而即有父子,有父子而即有兄弟,有兄弟而即有宗族。析之又析,将为有无不通,缓急不共之人,而其始皆出于同胞也。远之愈远,更为庆吊不闻。名字不知之人,而其始则皆聚于同室也。以出于同胞之恩,而与有无不通、缓急不共之人言,有不闻之言而怵然心恻者谁乎?以聚于同室之谊,而与庆吊不闻,名字不知之人言,有不闻之而感蹙然心动者谁乎?夫此怵然恻、蹙然动之心,乃反古复始敬宗收祖之至性至情,命诸天而不容一息泯,质诸人而不能一日无者也。故族有谱而时睹焉,其性情之感而遂通者,固将勃然以兴,肫然以笃。族无谱而内省焉,其性情之返而各足者,亦非冥然莫觉,泯然莫留耳。识是意也,则余自最以为余族最者,不在谱而在心,不在谱之完与不完,而在心之慊与不慊也。

余氏明初来滨邑,旧有族谱,相传失于明乱。言念及此,追恨莫及。余与族人久已心难为地矣。去岁秋杪,蒲邑宗叔之据宗弟学曾、文魁敬修彼支谱成,以修余支谱事责余。余初有难色缩然,曰:“旧谱已迷,余即自尽其心,无如有明三百年来,亲疏长幼,绝无所考,难为完谱何也?”宗叔宗弟慨然曰:“事处难完之会,诚无如何,然而有志之士,穷其力所能为。极其智所能知,不敢内召乎已,不敢外诿乎人。夫以亦惟自尽心而已,如吾族谱,序所能序,阙所不能序。谓之未完,诚未完也。然而敬宗族、明恩谊,苟无不尽之心,返而自问,夫何慊焉?”

余闻而惕然惧,猛然省,遂即延请阖支,刻日敬修。访诸耄老,殆尽搜阅,贮藏必周,恭缮订本,藏于长支。族人莫不怂恿,至若族侄福堂、族孙岱等,尤先余能自尽其心者。数月告竣。余因称心以为弁言,盖充其反古复始,敬宗收族之本心。则缓急不共,有无不通,庆吊不闻,名字不知之人,而敦以出于同胞聚于同室之谊。旧谱虽亡,而修谱之心仍存于吾心,谱未完心自无慊也。余族共识此意尽此心,则不完之谱犹完谱焉,谓之完谱亦可也。是则余之自最以为余族最焉者也。

道光二拾叁年(1843)岁次癸卯正月上浣

十六世孙 天文 谨识

【注】此《弁言》来源于山东滨州滨城北区滨北《邱氏家谱》。

重修族谱序

忆始祖来迁五百余岁,吾谱之修,十有余载。其间支派已定,亲疏、远近、尊卑之等级已别,是皆创修所由致也。然有创修之谱以开其先,而无重修之谱以继其后。吾恐代远年湮,创修者不几泯于无迹乎?则知谱之重修固所系甚巨,亦所需最急也。

自今岁二月间,福凝祖赴蒲邑城南团包店与众族会之。据祖告之曰:“吾家之谱重修已成,尔盖重修尔谱!”归以此事商余,不禁触吾心,而猛然省、悚然动也。遂延请各支尊长众相共议,亦即清明闲暇之日,敬修吾谱。即所以已序者仍其旧,前功于以不坠;即所未序者增其新,后起因以弗衰。纵异日而复为重修,必不致扼腕咨嗟,欲序焉而莫由知所序也。

然又恐纂修之本,一传再传,而失所传者恒多。因是恭缮多本,分藏各支,绳绳相继,永传弗失。庶乎支派已定者,延千秋而不淆。亲疏、远近、尊卑已别者,垂万古而常昭。虽析之愈远,衍之愈繁,而敦宗睦族之深心,仍如其初之原,族于一本,出于同胞云尔。姑赘是语,以志不朽。

咸丰四年(1854)岁次甲寅三月上浣

十九世孙 岱 告竣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滨城区滨北《邱氏家谱》。

一次续修族谱序

今而知人生斯世,目不睹杀戮之威,不知太平之即福也。身不历逃窜之苦,不知聚族之足乐也。吾族自前明以来,生殖日繁。吾与浴曾叔始修族谱日,曾相期曰:倘天假之年,使吾二人重修之,斯幸已。乃言犹在耳,流光迅速,忽忽者不自觉其二十余年矣。

乙卯秋,河水溢,丙辰继溢,平地深数尺,舟楫往来如江湖。至冬始退,吾二人乃共议曰:河水为患,亦变也。变既去,邑乘修,家乘亦宜修,曷重修吾谱?孰意一波方平,一波又起。辛酉春,南徐长毛贼渡河而北,蹂及莱芜、章丘诸县,所过之处,鸡犬不留。吾族惧,浴曾叔同继魁、高景醇督率四街筑立土围以自固,而其事遂寝。至秋八月,长贼乃大至,率众十余万连击吾围,枪炮联天,鼓角齐鸣。自二十三攻至二十五,吾二人抱谱而悲,聚族而泣,曰:“修耶重耶,吾族乃终于此耶?”既而,贼闻官兵至,解围而北,阻于河逦迤而南。官兵袭其后,剿戮几半而势稍戢,而浴曾叔竟惊恐成疾以死。

壬戌冬,余以故之蒲城,遇学曾叔于驿馆,复同宜楷弟、星榆弟话及重修族谱事。余乃慨然独任,曰:“余固年虽迈,而志未衰也。虽然未可遽,方今刘德培自七月间窃据淄川。四方之不执者蜂而集,易有之剥床以肤切近灾。倘一旦猖獗而前,吾族其孰暇顾及谱耶?”

迨癸亥春,僧王亲督大兵至,绕之三匝,攻以火,不克。继以水,至夏六月城始破。四方之人不咸闻知,莫不以手加额曰:“大哉!僧王真一路福星也已。”于是官吏相与庆于庭,农夫相与抃于野,商旅相与歌于途,奔逃者息,惊散者聚。而吾族谱重修之功以举,虽然成不易,一支一派按次续列。至甲子九月,图始就。而回忆当年始修族谱日,相期重修之人,原非耄顿不任事者,比何天偏不假之缘,而使音容不复再睹也乎?

既告竣,因悉其巅末,汇之谱首,一以志吾身之犹存,一以幸兵燹之偶歇。庶后之览期斯文者,无忘太平之即福,聚族之足乐也。此则吾之厚幸也夫!

同治三年(1864)岁次甲子九月上浣

十七世孙 价藩 沐手告竣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滨城旧镇《邱氏家谱》。

二次续修族谱序

尝谓:莫为之继,虽美弗彰。是必有续焉者,而美者乃益见其美也。

吾族前明洪武间自枣强迁居于蒲与团包店。虽为两支,而伯仲分明焉,昭穆详焉。岂顾无成谱而能然欤?况二百年间世读诗书,而谓续之者,曾无其人耶?特明鼎革,族人离散,生全保聚之不遑,即有已续之谱,而暇计乎?

迨大清定鼎,族人或寄居于他乡,或依附于亲友,栖身无所,虽欲续,焉能乎哉?及道光庚子,余先父浴曾公与堂兄仞千公,念及无谱,相与咨嗟而言,曰:“及今而修之,事虽难,犹可为力也。忆当年吾谱既成,族人曾相庆曰:今而后,吾族之谱,庶不患续之之难矣。”

至咸丰辛酉,仞千兄同堂兄树坛复邀予继修,余即竭力赞助,两月始告竣。仞千兄尝谓予,曰:“再续之事,弟等之责也。”言犹在耳,吾能忘耶?辛卯秋末,堂侄象烈邀余再续。余曰:“噫!仞千兄已亡,树坛兄亦殁,续修之事岂予二人所能任哉?”堂侄曰:“倘再延数年,虽欲续焉,亦戛戛乎其难矣。”余曰:“然。”

于是协同族人,按支分询。族人虽繁,所注无不详明。功竣之日,族人复相庆曰:“前明之无谱若忘其为无矣。明季之失谱,不啻其未失矣。浴曾公与仞千公之创修,其永垂矣。仞千公与树坛公之续修,又有继矣。况自今而后,能续者固易为功。即不能续者,亦不难为力矣。”余闻之,曰:“若然是此一续也,于吾谱亦未必无小补云。”是为序。

光绪十八年(1892)岁次壬辰三月上浣

十七世孙 星榆 沐手告竣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滨城区旧镇《邱氏家谱》。

续修谱序

谱者,普也,所以普吾族老老幼幼,皆载其中,使之长幼序,尊卑分,疏而亲,远而近者也。

我始祖自冀属枣强来迁兹蒲,迄于今五百有余年矣。积德累仁,螽斯衍缉缉之盛。根深叶茂,瓜瓞庆绵绵之长。始虽伯仲叔季定其次,继则东西南北分其支。年愈远而传愈久,支弥分而派弥多。年远支多,欲使长幼序,尊卑分,疏而亲,远而近,不亦戛戛乎其难哉?幸而有九世祖懋修公创修族谱一事,合族为之大快。不幸失于兵燹乱离之际,谁复别其为昭为穆乎?

迨道光年间,经葩爽即四五世诸祖公,其名虽失,其也不可没也。续修诸祖公颇煞苦心,续修何异于创修哉?厥后,诸公续修数次,无非媲美先人,垂裕后昆之至意。条缕析分,支派详明,例言周致,弁序超逸,先祖公之述备矣,又何必余小子画蛇添足哉?《记》云:“有其举之莫敢废也”。韩子不云乎“莫为之前,虽美弗彰;莫为之后,虽盛弗传”,其斯意也。

夫序毕,又为之铭曰:捧读斯谱,诚心以将。迁蒲永吉,地久天长。农夫先畴,辛苦备尝。士会旧德,邦家之光。先后媲美,万古流芳。支派竞秀,百世其昌。慎终追远,春露秋霜。世袭罔替,终焉允藏!

光绪二十柒年(1901)岁次辛丑正月上浣

二十世孙 麟阁 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小营《邱氏家谱》。

重修族谱序

辛卯之冬十一月朔,余与诸子侄放学辍读,一日至族祖椿桥公家塾,椿桥公辄以修谱之事问余,余应之,曰:“诺。”椿桥公慨然曰:“修谱之事,之所係非浅鲜矣。盖不惟藉以考世系,亦正所以通族情亲睦之义。长幼之序,胥赖于修谱之时有人焉以辨明而定论之。今吾族谱未修,已经十余年矣。及此不修,将积年益久,生齿日繁,则编辑不易,甚或老成凋谢,传授无人,后日将欲复修而不能者有之,念信此,能无怆然悲乎?且吾始祖仲礼公,係汝始祖季义公胞兄也。前此道光壬寅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才安于心。今吾与汝订从以合修为是!”词毕,归而谋说族众祖之云公、文翰公、芳春公、长廉公、克勤公、献瑞公、献策公、献珍公、占梅公、兰亭公、占同公,族兄岳东公、胞叔季集公。群忻然色喜,津津乐道,不置异曰。又告族祖玉符公、聿齐公。二公佥曰:“椿桥公之用意颇嘉,其犹有敦宗睦族,尊亲敬长之遗风乎!”维时择吉,请合族公议。适议及修谱资费,大家议定按亩敛资,以作修谱云云。当经谱费敛讫,余胞叔季集公因言曰:“此次修谱,族无存项,将所敛钱文留于公中生息,以作后日存项,备族谱再修之资。今兹修谱,宜稍从俭约,各自奋勉,不知族众祖皆愿与否?”族众祖皆忻然悦,曰:“夫修谱,重举也。既赖乎有人,又赖于有力。诚如季集所言,则吾族可以无憾矣,即先祖之灵亦可慰于原下。宜乎子孙食先人之报,门楣大发其光也。”余胞叔季集公遂推让不遑,曰:“是皆吾族众祖之力。”于是命余依此奉行,即于元宵节前请族间缮写者,若而公毕集于别院书房,交相考征,将名字有触者易之,齿岁成丁者登之。昭穆则左右之,长幼则先后之。条分缕析,逐一注明,不数日告竣。而族祖椿桥公合修之意,亦于是乎明矣,恐其久而忘也夫!

光绪拾捌年(1892)岁次壬辰正月上浣

二十世孙 堮 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滨城小营《邱氏家谱》。

21.无棣县

邱氏家谱序

邱姓之厥初未考,既始祖之宗派莫溯。但据宦游兹土之高祖讳济者,因官卑禄薄,且守介不取,遂无力还乡。暨曾祖凤,生七子:长、次、三、四、六、七俱绝。独行五仲举者,则我祖也,始肇基焉。

丁则属长芦运司海润坊,灶籍地则属山东济南府海丰县大山里。因独居一村,遂名之曰“邱家庄”。其地左渤海,右马谷,北阻黄河、马颊二川,胥宇意若,日激清流、仰高山,子若孙当志行峻洁也。

先哲遐邈,予不及目。仅我父与叔,创业环堵容膝,蓬荜持户,所居不满十座,薄田仅一夫,后乃渐以拓邈,所云瓜瓞之业也。且季父闻诗书之先,我兄弟多受业成材,亦云济美矣。夫祖父相传也,内忠信,外端方,敦孝友,谨交游,其家法之忠厚,有如斯者。至于谋生,则犁锄是督,诵读是惩,出负耒而入横经勤勤者,惟此而已。

又恐务华荒业,而且恧衣服,陋其垣屋,宁淡泊以自甘,毋封靡以随波。此外不博不弈,弗敢曰为之犹贤乎!已不钓不猎,弗敢曰暇日一快,无伤不但已也。即市内经纪公门之差役,亦皆知耻而不屑也。法戒不昭昭乎?则将来之子若孙,宜无不遵循罔替者。倘弃产败简,沉于迷途,殆污海若羞山灵也。虽曰我族类,实不类矣。后人其勉旃!

时 崇祯拾四年(1641)岁次辛巳季春

五世孙 岁贡生授宁阳县训导 恒府教授 士祯谨序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无棣县碣石山《邱村家谱》。

邱氏家谱序

家之有谱,所以延宗派、合族属也。吾族之谱,自我士祯祖序之,室祖序之,廷华祖又序之,法戒之昭乘,支派之陈列,美矣,备矣。但物换星移,历四十于兹矣。时以久而宗支弥繁,户以大而亲眷愈多。倘任其迟延,恐年湮代远,即欲搜罗而不可得。向者有志未逮,未尝不时捧此谱而抱愧。

今我鉴泉祖屡与言之,予遂慨任不辞者,为夫尊命所在,不可推诿也。然以予之质鲁学浅,或恐有遗误矣。幸我族祖吉甫、南浦相于采访焉,族叔常华、宝诚、宝衡与族弟汝德相于校阅焉。予为之加以精详,参以斟酌,使夫宗支悉当,名字悉全,女宗之姓名悉搜。越两寒暑,而谱稿以成。犹复于绍兴之城图,祖茔之穴次,备载于中,使读谱者动本源之思,且联为诗句以昭后世,使命名者遵珠璧之序。

所谓亲亲尊祖、尊祖敬宗、敬宗收族者在是矣。岂足为述?聊以守先人之事业。非敢云作,亦只待后人之纂成。至于谱式,不遵旧而仿欧阳氏者,亦以旧为五辈同堂式,而族繁难详载,不如此式之介以墨画。或横或直,俾一脉之子孙、同胞之兄弟,条析毕贯,尤为明备也。是为序。

时 光绪二十六年(1903)岁次庚子

官先 书于大有堂书屋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滨州市无棣县碣石山《邱村家谱》。

22.菏泽市

邱氏谱序

余年迨弱冠,属意先人。闻始祖自兖迁曹,有三人焉。长居清浪,次处桂陵,三住濮阳,然亦不知其迁自何时也。闲尝询诸世族,世族约计而言,曰:“自大明次帝来至西郡,迄今五百有余年矣。”

及大清光绪辛巳春,诸族欲修谱以备邱氏之族,议而未果者凡数次。又壬午冬,少长咸集,群族毕至,究其根源,寻其支派,欲使后世之子子孙孙洞悉先人,以绵延于无穷。于是请旧谱,览先讳。其间之单传者几何世,逃难者几何世,而零丁孤苦,迁徙播越,初不知其几历艰辛,始得绵邱氏之血食以至于斯也。岂可不缵祖承先,常懔懔于必敬必戒?春露秋霜,更惕惕于莫继莫述,以祀事之心,迫而为失坠之恐乎?

呜乎!时势不齐,际遇靡常。前阅三世,非无儒学;后览六代,岂乏文庠?所赖者知前人裕后有志,族人光前有心。老当益壮,勿念白首之时;穷且益坚,不忘青云之路。是亦先祖数十代积善累仁,佑启我后人靡尽也。敢竭鄙诚,聊备参考,庶邱氏世代稍有不紊,是则世族之幸也已!

时值 龙飞光绪八年(1882)岁次壬午十一月上浣之吉

十三世孙 生员 振玉 敬撰于清浪书斋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菏泽1951年重修《邱氏族谱》卷首,由菏泽分会提供。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胶州市、莒南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35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寿光市、昌乐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32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诸诚市、高密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28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聊城市、阳谷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