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中心

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诸诚市、高密

字号+ 作者:大宗谱编纂委员会 来源:中华丘(邱)氏谱馆 2016-08-06 16:28

6.诸城市

孝睦社序

苏子曰:“吾今相视如途人者,其初兄弟也。兄弟,其初一人之身也。”一人之身,而荣卫相流注,耳目手足不相系属焉,尚谓之人乎?尚谓之身乎?人之于身也,兼所爱。兼所爱也,则兼所养也。寒则衣之,饥则食之,疾痛则抚摩之。腹心四体,一呼百应。即至愚无知,罔不然,而同宗可知矣。一姓之人,谓之骨肉,正一人之谓也。可听其焕散而无所约束,支离而不相固结耶?此族谱之所由叙,而宗法之所由立也。

吾家自公起家以来,登进士者五人,孝廉三人,明经六人,廪于庠充弟子员者,无虑百余人。亦庶几瑯琊之望族哉!而族谱未叙,宗法无闻,子孙于祖之兄弟、曾祖之兄弟,有了不知其名字者。始祖以下诸宗,坟墓在也。才数十世耳,非无考者。岁时伏腊,片楮余沥不及焉。一本之所谓何?无惑乎子孙之胥戕胥虐,兄弟而途人之,途人而寇仇之也。

今欲叙族谱,立宗法,使之知礼义,守家训,世世子孙无相害也。鰥,助且聘娶;贫,贷之衣食。贫不能葬者,周之棺敛坟圹。买义田以赡给之,立义学以教训之,非贤有力者弗能。先造一轴,谱其祖宗,子孙藏于族长之家,元旦举族至一拜焉。春清明、冬十月元日,洁具牲牢粢盛,祭始祖以下及各支之祖宗。随其贫富以为出钱之多寡,每月一会食。食粗粝,务从省。贫不能会者送钱,春秋二祭则无有不会者矣。一则对越祖宗,二则和乐兄弟。不会是无祖宗也。摈之会外钱办祭品有余留,以助婚、助丧,多不过一千为可继也。会愈久,钱愈多,则籴粟以备凶年。一族之赈,亦古亦旧之遗意也。

志广 谨志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为诸城邱氏八世祖志广于明泰昌元年(1621)所撰。

邱氏族谱序

间尝读召穆公之诗,而知亲亲之重也。欲重亲亲,莫如明族谱。谱明,则忠孝慈友之心生;谱明,则仁义礼让之风起;谱明,则微嫌小忿可以尽释;谱明,则谗慝邪说,无所拘于其间。上稽帝王圣贤,下逮绅士庸众,莫不有谱以详世系而笃本根。故张公之百忍,陈氏之合食,蒲江之义门,金谿之固结宗盟,姑苏之培植同气,虽亲睦存乎其人,亦族谱详明之力居多。

本家氏谱何昉乎?或曰高阳宅帝邱,厥后邱姓。或曰宛邱太岳之后也,邱与岳异姓,而同宗。或曰文王母弟偕大理避难而东,姬易邱,如理易而李也。河南北邱自此始。或曰齐封营邱,苗裔邱而不吕,犹法雄不复言田氏也,有由然也。夫高邱氏亦邱矣,浮邱亦邱矣,虞邱亦邱,咸邱、闾邱亦邱矣。等诸钟离、皇甫、欧阳、司马也云尔。专姓之邱,无与焉。他如方远真人,道家师表,循良灵鞠,史策所称将军孝恭武功,焜耀春秋,疑者阙疑,盖慎也。强引而宗之,而谱之谬矣!谬矣,将焉用之?

余先世盖祖忠定,散籍江淮西东。元至正末,播越山左,寄跡斟寻阝,旋适东武之柴村。柴村是以有邱氏,至其移居,则石牌坊也。分派则添人里也。而总为柴村之脉,苏氏谱引云:“族人相视如途人者,其初兄弟也,其初一人之身也。”谱吾所从出,孝悌之思可以油然而兴矣!族旧有谱,兵燹久湮。

先大人命远拾遗而作序,草创未就。崎岖历落,牛马风尘。苦疾病之牵缠,叹遭逢于意外。迄今三十年来,诸父诸兄半康强而即世。己巳冬,大人又去人间矣。肠肝摧毁之余,每念切水源木本,未尝不泣数行下也。

际兹寿城升平,欲鸠吾族焉,而谱仍未梓。恐一姓之大宗、同祖之子孙,势不至水火冰炭,为道路无情之人。不止者,用是恪遵圣谕,奉教颜氏象山,体先人亲亲之意,略记传闻,以质之尊长,极知于陋,又安敢辞其责哉?

时 康熙三十二年(1693)正月上浣

潍远 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

旧叙

万物本乎天,而人本乎祖。如木之有本,虽千枝万叶,而必托始于根核;如水之有源,虽千波万派,而必蓄积于蒙泉。人苟能探本以穷源,则知上敬祖,下收族,而忍薄于骨肉者,寡矣。先人有言,子孙之身,祖宗一人之身也。聪明者其耳目,强大者其手足,细弱琐屑者其指甲、毛发,疲癃残疾者其疮疠癣疥。人之于一身也,一处痛痒,百体为之不宁,而不知祖宗视子孙之身,亦无尺寸之肤不爱,无尺寸之肤不养也。

吾族自始祖以来,至于今几十余世耳。律以张公九世同居之义,犹是摩额聚首时也。而族姓繁多,宗支不明,则亦无由而生其木本水源之思矣。是故为谱系,以总之九族之亲,同条共贯,靡不毕陈于目前,庶以见吾祖宗积德之厚而流泽之长云。

时 大清雍正十一年(1733)蒲月 吉旦

性善 谨序于南宫县之自公堂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序作者性善,丘橓玄孙,举人,山东诸城柴沟人。祖籍从寿光迁诸城,传五世至邱橓为嘉靖二十九年(1550)进士。清雍正九年任南宫知县时为修谱写了此序。

邱氏家谱叙

家之有谱也,犹国之有史。史以载政治,谱以别宗支,诚不可一日缺者。夫人有一身,即有祖孙父子,孰不知同室骨肉之亲?年代既远,族姓繁多,不有谱以系属之,或有同出一祖,而从无识面者,几何不族人而等于路人也?

明初,我始祖自寿光毕家庄,避红军东来,卜居柴村。五传而简肃祖,始隶仕版。追明系次,勒之太常碑阴,此我家谱之权舆也。厥后,蝶庵祖、紫山祖纠族约社,厘订谱稿,未付剞劂。近思祖始刻于南宫县之署中,迄今五十余年矣。一干数支者有之,徙居他方者有之,继体纷纭,指不胜屈。若复数年不修,则嗣续益繁,宗派易混。纵有孝子慈孙,欲本仁孝之忱,体亲亲之杀,而奚由哉?清夜思之,汗常浃背。

十年前,宸叔、鸣皋叔尝欲携成修补,事未果而二叔没。客岁,瑜叔拟与成重缵其绪,又因病,中道而止。噫嘻!好事难成,其信然欤?今行可弟采访无遗,世麟祖参订已清,令义叔、炯叔、天衢兄、邦后弟校阅已毕,且开基祖率曰清叔。珵叔与琯弟、峻弟辈邀约阖族,各输分资,以助成之不逮,而寡母任素重节孝,常寓收族敬宗之意。

兹逢其会,遂命成急于付梓。是所谓内外攸属有责,我以不得不承者。才短力薄,亦自知弗克负荷,乃义不容辞,而情不容已,庶以慰诸父、昆弟之孝思,而勉承母氏之严命云尔。

时 乾隆五十一年(1786)岁次丙午春三月

十三世孙 天成 谨志西店之务本草堂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

重刻族谱序

吾家谱系始于简肃祖南原碑文。其时户口渐繁,五传而分,十有六支。简肃以就衰之年,征书旁午,恐不得与族姓少长数讲家人之欢。又以文运初昌,祖宗培植之厚,恐后起者纷纭失次,昧于本根之庇,无以承祖德而酿元气。用是详述宗系,勒之贞珉,以垂永久,所以为后人虑者,何深且远也!

嗣是洪区祖纠族约会,著有《孝睦社叙》一则。康熙中叶,我高祖紫山公,又有《甘棠社约》一则。南北社皤皤二老,收族敬宗,厘正谱牒,家悬一册。迄今读我高祖谱序,孝悌之思油然蔼然,百余年如一日。惜乎兵火历乱,未及付梓,当年手定之谱已成,坠绪茫茫矣。

雍正十一年,近思祖始刻于南宫之自公堂。彼时,桑梓隔远,采访难周,不无疏遗之处。要之,后人所可依据者,实重赖有此也。乾隆丙午,康田叔刻意重修,始仿欧阳谱例,世数会五而一周,宗别派析,脉络详明,且一切烦费尽出私囊,厥功懋焉!

迄今又将四十年,曩昔之稚弱未知名者,今则冉然老矣。而十六世之下又增二代,弗加厘定,恐后纷如。玑亭叔宦黔而归,谆然以此事为先务,与枢亭叔及存业弟商榷,经始加倍捐赀,以为倡首。珖乃偕叔桐冈、弟方岳,纠合南让阖族,无弗踊跃争先,乐于集事。而宪章兄数十年搜集有素,叔一旦躬膺采访,订讹正谬,煞费苦心。道南叔、诚心侄皆与有力焉。爰是鸠工督材,易旧板而新之,吾之谱乃厘然有成。

呜呼!公事本不易举,而门户式微之后,举行尤难。今玑亭叔一倡此义,茕茕败户,不数月而会数百万钱,囊输肩负,以襄大事之成。此固族急公之盛谊,而亦祖宗启牖有灵,俾我子孙瓜瓞联繁于以延流泽之长,而绵绵似续也。读斯谱者,其亦可蹶然兴、企然奋也已。是为序。

时 嘉庆二十有五年(1820)岁次庚辰孟秋上浣

十四世孙 锡珖 谨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

重修族谱叙

吾家谱牒,自嘉庆己卯重修,迄今七十八年矣。忆恪髫龄,从先大人读书过南北族过栗里。先大人每以修谱相商榷,族人皆肯为,而以筹资经劳为难。咸丰己卯,濬凯兄将赴新泰同训,经先大人送之北郭外,望祖茔松楸,黯然曰:“侄登仕版矣,吾家谱系久未纂修,是吾侄责也。他日宦成,其以此为光务!”凯兄唯唯,曰:“不敢不如命。”

戊午春,柴西象嵩兄故居不戒于火,旧存谱板,尽付灰烬,先大人瞿然曰:“吾族其系振乎,胡一阨至此不禄?”凯兄辞组归,旋殉辛酉难。嗣后烽火频警,死亡流离相枕藉,保身之暇,何暇他顾?同治甲子,恪司峄、钜、郓,继又改官畿辅。凯兄仲子桂馥,亦任朝城教谕。先大人驰书谕恪,曰:“修谱公费,族人议以二千缗,集象嵩、桂馥与汝共筹千缗,阖族分等千缗。而以总纂属余,余老矣。汝慎旃哉,毋贻阖族羞!”

岁壬申,恪奉檄榷税津关,旋署小直沽批验事。先大人策蹇游津门,命恪先输巨款,为族人倡。复谆谆面谕:“俟采访册寄到,汝即悉心校订,付剞劂。”恪议受命,而先大人东归。无何,嵩兄厌世,家中落。癸酉秋,桂馥应京兆试,病殇邸寓。十有二月,先大人又见背矣。恪仓皇闻讣,匍匐遄归。几杖空存,音容顿渺,言尤在耳。急营窀窆毕,即北走柴村及龙山东西。与锡璐、锡衔、懋功诸叔父,承勋、适心、海峰诸兄,鹏南、传儒诸侄商定举行,皆踊跃争先,南商铁园。雩南、楚村、濛溪诸族人亦皆勇往从事,乐观厥成。恪乃奔告先人墓下,冀可告无罪于泉壤矣!

讵好事难成,日久生非,兼以羽檄交迫,恪返保阳,而事遂中止。嗣是,需次畿疆者有年,承乏临津者有年。蜚语中伤,板舆归养者有,又不吊昊天,先慈弃养,坯土未干,忧患丛集。每与族人道及修谱事,惶怖怔营,无地自厝。每叹时势之无可如何,徒付之痛苦流涕而已。

庚寅、辛卯间,邑侯刘君奉檄修邑乘,诿恪总纂之役。辞至再三弗获。未期年而蒇事。壬辰十月,元侄过余抚松草堂。余惄然曰:“志书事属阖邑,尚拮据从事。吾家谱系,先大人每虞废坠。若不及时修辑,异日相从地下,先大人问责,将何辞以对?愿与吾侄勉之,竭蹷图成,先人庶无怨恫乎!”元侄跃然曰:“是吾责也!重若仔肩,侄敢告劳?”次日,即遣桢儿,遍告南北,族人无不欢欣鼓舞,佥谓成废在此举矣!

越日,象岳、履莘、奉珍诸弟,鹏云、培俊、蔚然诸侄,金铿、方镇、方椿诸侄孙,均奉诸叔命,到局公议。如何积资,如何采访,剋期举行,毫无退缩。数月之内,将各支丁口册汇缴,并措钱千余缗。濬总弟、方铿孙,纂订钞录,不遗余力。复函商寿光族人公同筹办。蔚然侄、金铿孙复走商胶、高诸同族,皆愿合谱。未几,而景清兄来自沂水,端玉侄来自益都,景泰侄来自安丘。寿光文治兄遣方兴、方信两侄孙齐新归各册来,详加厘定,并将迁居昌乐一支附焉。是皆散居数百里,离析数百年,生气相通,即闻风响应。倘非一本所系,何以感召如斯之速哉?

回忆髫年趋庭,闻先大人与族人会议,屈指若前日事,乃始则屡议而屡无成,继则垂成而弗溃于成。中间兵燹频经,患难交迫,卒使七十余年将遂之绪,支分派析,有条不紊,固由族人之急公好义,亦由先人启佑有灵,贻谋久远也。后之人当世守无替,悚然于有举莫废之义,继继绳绳,是则裔族所厚望也夫!

光绪二十年(1894)岁次甲午中秋日

十五世孙 濬恪 谨志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诸城《邱氏族谱》。

7. 高密市

族谱序

盖闻太公封于营邱,营邱齐地也,其支孙即以地为氏,此吾族受姓之始也。有周以来,世居齐邦,支分派衍,代有伟人。然而世远年湮,谱系无存,莫可稽及矣。

及有宋之朝,金人入寇,大江以北尽为金有。康王南渡,我先人亦随之而南迁焉。由是江浙左右亦不乏人,此皆得诸传闻者也。

宋末元初,复自南而北,居青州寿光县之毕家庄。越数传及有明之世,时疫盛行,红军为乱,遂避而迁焉。有居于胶者,有居于高者,有居于诸者。而吾先人则由胶、高居于昌邑之黑埠头村。自是各有支谱,世代可稽。

厥后,岁值荒歉,流离播越,天赋公遂来诸,流寓辛庄、齐沟、祁家庄诸处。天赋公即来诸之始祖也。迨魁吾公,家道兴隆,气运渐盛,耀环公迁居相谷而世居焉。自是而后,谱系时修而略而弗详,疑而多阙焉。

二十年前,先大人谓予曰:“吾家自迁诸以来,虽二百余载,而其实才六七世耳。以张公九世同居揆之,犹是同堂聚首时也。而同族之中有一干数支者,有移徙他里者,若不将族谱续修,嗣后支派日繁,宗绪益远,几何不族人而路人视之乎?敦宗睦族之谓何?”乃事未及行,而先大人见背。予小子日夜图维欲缵修之,以承先而待后。而族人率起身田野,子而不知父名者,有之;孙而不知祖讳者,有之。问以行第则茫然,询以事实则黯然。而鄙污之辈,且有聚而诋毁阻挠者,由是迟回二载而不能成,予小子重有虑焉。

今岁春,设馆伸金口村,课徒余暇,顿思此事断不可已。清明放学归,与四弟化东,率侄梦锡、儿保锡,相与遍为咨询,详为参考。因念天赋公之前已有旧谱,无庸再述。而于天赋公之后,或仍诸旧谱,或得之传闻,或问诸遗老,其间行第前后之序,卒葬年寿之实,可知者毕录之,不可知者姑阙之,于旧谱之后,别续一册。俾后人观之,同族之亲,条分缕析,庶不至有忘祖之忧焉。此继志述事之意也,亦以见吾祖宗世德之积而流泽之长云。

时 咸丰九年(1859)岁次己未清和月吉旦

七世孙 仁东谨志 命子保锡敬录

【注】此序原载《高密邱氏族谱》卷首,由山东寿光分会秘书长春国宗长提供

8.安丘市

重修族谱首事实录

夫家之有谱,无异国之有史。固所以征信,不可妄为附会,以诬前人。更不可失诸当时事实,以欺后世。盖读史而悉前人之统系,观谱而知家世之本源,则谱之修宜急焉。

民国己巳冬,北邱家庄族兄九功、弟仁功,西邱家庄族叔文耀,南邱家庄族兄德润等,以连年变乱迭呈,宗人流亡迁徙无定,深惧世系失传,提倡重修。经三处族众议决,公推九功兄总司编辑,德润兄副之。用分支调查法,责成各支,查明注册,勿使遗漏。余承胞叔振邦命,分司其事,遵照旧谱原例修叙。仁功弟除城房一处作为局所,先行垫款百余元以作经费。一俟观成之日,即按支分担。

惟此次之修,世居安境者,共分三村,其散处县境者亦有数庄。又有昌乐族人详侄等,带有谱牒,前来请合增修。查来谱先世有章祖者,自明初由寿光迁居昌乐境,以下数世皆无可稽。惟自六世祖友仁、友义昆季以后世系,班班可考,按照调查来册,汇为一谱。其寿光、益都、沂水、胶县、诸城、高密之各县族人,因地方不靖,道路难行,一时未能计及,暂付阙如,容俟异日续修,以补遗缺之憾。

庚午夏,稿甫脱,邑城即遭兵匪之变。仁功弟将谱稿保存,幸无失散。迨县境秩序恢复原状时,届冬令以力不能授剞劂,付诸石印,而谱遂告成。兹特实录以志于后,俾后之阅斯谱者,亦知帙事之成不易,永示后世勿忘焉尔。

时 民国十九年(1930)庚午十一月冬至后三日

十八世孙 葆光 敬录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潍坊市安丘县《邱氏族谱》。

9.青州市

邱氏家谱序

今夫族之有谱,上以承先,下以启后。远近之分明,亲疏之谊序,敦宗睦族,胥于是乎在谱顾不重哉?

余始祖自直隶枣强迁发山左,世居青之城西南术社村曰“老店”。西临淄水,东连诸峰,地称膏腴,可谓子孙久远之基。后以河水为灾,移居东山之麓。虽易名“大兴”,人仍以店子呼之。传及于身,越四百余年。自始祖以来,世传忠厚,代有隐德,后嗣因绳绳焉。其间,自益邑分出者,半以诗书成名,即袭居土者,亦复族姓繁衍,屈指计之,骎然乎百有余家。此皆祖宗积德之应。抑古所云:为善必昌。吾氏其验也。

顾递传之,自一人以至数百人,疏则甚疏也。然由上溯之,自数百人一至一人,亲又甚亲也。要之,志存乎疏,视兄弟若吴越。志存乎亲,目族姓如同体。此又关乎其人,并非可以世次拘。第弗有谱记,无由起后人爱敬之心、敦睦之意也。然方及于斯,有不禁怆心者。

余少时,日侍父侧,尝举世纪示众,得以记其详。伊时修谱之意,未尝不日厝于心,而究有志未逮。厥后,运多坎坷,心怀抑郁,修谱之举亦不暇及矣。前族侄永富与余议修,而事竟终寝。呜乎!修谱之责,伊将谁任哉?

甲戌岁,族侄致远来余家教授弟侄,论文之后,辄有修谱之议。盖其居心孝友,一本之谊,有不以远忘者,矧余日近墓侧,可无本源之念哉?爰考茔碑所载,与夫先人所传,细心考核,叙列分明,长至之后,遂呵冻而拈笔焉。又虑名字或舛,世次易紊,复定以“克继贻谋,爰振宗绪”八字于君字下。挨次排起,则一族之中支派总分,而命名画一,宛若同胞之亲,愈显门庭之盛。后世子孙展谱一阅,油然笃一本之谊,而兴亲亲之念,庶于修谱之意有当乎!

嘉庆十九年(1814)岁次甲戌仲冬 穀旦

十二世孙 象孔 沐手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青州分会。

邱氏家谱琐言

族何为而有谱也?纪世次,明支派,使亲疏不紊,远近厘然,兼起人和敬之心,寓敦睦之意。然人知同气连枝之为亲,而不知分支别派之亦为亲也。

近人心多不古,若或亲兄弟如仇仇,目骨肉等陌路。亲者尚然,疏者可知,更何望其溯流穷源,克念夫数世之上者乎?原其故,皆未尝缘枝求干,因干寻本,以至此耳。而欲于数百年后,得乎本之所在,则非按谱以稽,无由而知谱之所系,厥惟重哉?

吾族自直隶枣强迁发山左,迄四百余年,传十有五世。粤夫世世远也,稽夫年年湮也,族姓繁衍不下数百余人。上而溯之,实出于一身。是远者反近,疏者转亲,无以纪之,几以一脉流传而视为痛痒不相关者,谱之修岂容缓欤?余窘于家计,舌耕家族,课生之暇,与祖叔兄弟间叙问,辄有修谱之议。然其意固末果,而事尤难以独成。

试后归馆,有三族叔名象周,字景西,慨然首倡,诸叔兄弟出力相助。末议之恭余迹厕其间。爰稽断碣所纪,与夫先人说传,细加考核,不惮反覆。且按户访问,务求支派分明,丝毫不敢妄附。无名者起以名字,复者易以字,叙列分明,悉无混淆。后之人披谱以阅,人人有本源之思,则非景西叔之功,而谁功哉?

谱成,无力授梓,因手录数册,各支分守,慎勿视为故纸,诸秽污也。倘赖祖宗庇荫,子孙绳绳,更繁衍于数十年,后嗣以列胶庠而登贤书,则踵是增修,润色前模,于以显门祚而永先绪焉。是又余之厚望也夫!

嘉庆十九年(1814)岁次甲戌仲冬 穀旦

十三世孙 致远 沐手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青州分会。

族谱序

我邱氏之居青郡城北十里裴家桥庄者,相传原居寿光。明初迁郡城北关,明末再迁,于是盖已四百余年居益都矣。

今以茔墓考之,庄南偏西塜子坡一茔,原在车辕门北。雍正四年,因筑驻防满城迁葬于此,此即居北关之远祖也。然以无谱之故,支派名讳俱失考。庄前一茔最尊者为仰止祖。仰止祖,明末处士也。当即始迁裴家桥者。次圣颁祖,次美吾祖,次雨堂祖,支派名讳可考矣。然亦无谱,特考之于墓碑耳。碑为先曾叔祖宾亭公嘉庆十一年所立,盖其时之可考者,已不能再推而上,故碑之立止于此。

嶝不才,爰始作谱,四世以上惟碑是据,故即以仰止祖为始祖。按世次之以至于今。然则谱之作虽晚,其犹得以再迁祖为始祖者,皆先曾叔祖之力也。夫何敢忘?至随时续修,俾无缺失,是所望于后人。

道光二十八年(1848)岁次戊申秋八月上旬

八世孙 嶝 谨识

【注】此序原载山东《益都邱氏族谱》。由寿光分会春国宗长提供。

邱氏家谱重修叙

今夫族谱之立也,所以别昭穆,分支庶。一族之间,虽瓜瓞纷纷,而秩然有序,则谱之所系,岂浅鲜哉?

念自枣强迁发以来,四百余年,从残碑断碣,世系非无记载,而欲使条分缕析,支派分明,未有能任其责者。幸有族兄致远,先世徙居淄川,食饩后,教授于兴旺、利园两庄焉。讲诵之暇,每与族伯象富等议立族谱。或考墓碑,或采传闻,几几首穷于搜剔,而族谱于是乎始成。噫!增修犹易,创立实难,致远兄可谓有功于邱氏谱族者也。

谱成之后,爰约定一世一修。自嘉庆十九年,以至道光二十八年,已历一世有余矣。族叔象政、兄永训、永安等不负前约,遂按户敛钱,以供纸笔之费,而修谱之功,仅半月而竟告竣。由今遥忆当日,时冬烘,永鉴、永绪两兄曾焦思竭力以共事,余亦操笔缮写,居乎其中。日月如递梭,光阴似过驹,转瞬间又届修谱之期。第年值饥馑,衣食犹虑不给,族间愁出囊资。有族弟永朱,为人慎谨,祗敦孝友,不重赀财,于是独倾囊资,捐京钱二十千整,备茶饭,供笔墨,以赞襄此盛事。

迨至重修功毕,与事者群以作叙告余。余虽疏于文字,而棣华相之友爱,螽斯衍庆之颂扬,皆略而不录。但今修谱之举,由巅迄末,历历明云尔。

光绪二年(1876)岁次丙子季秋 穀旦

十三世孙 学曾 沐手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山东青州分会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山东省<聊城市、阳谷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24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泰和县、遂川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23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吉水县、峡江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21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宜丰县、铜鼓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6: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