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料中心

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南城县)>)

字号+ 作者:大宗谱编纂委员会 来源:中华丘(邱)氏谱馆 2016-08-06 15:47

32.南城县

邱氏族谱原序

夫谱者,非细故也。关维风化,收拾人心,明一本之义者也。风俗淳,人心古,族属少,则昭穆序,彝伦正,尊卑别。谱可无作也?

若夫风俗漓,人心于是不古;族属众,尊卑于是易淆。尊卑淆,则一本之义何由明?昭穆何由序?彝伦何由正?势必至于小加大,卑逾尊,驯至凌节犯上,而风化伤矣。有谱则人心有所收拾,风化有所关维,所虞凌节犯上者,庶几免矣。谱岂细故哉?

先正欧、苏二公,盖虑及于此,创设谱牒,为世道计至深远也。惟君子知之,亦惟君子重之。故世家大族,莫不有谱牒,为若子若孙计长久。

本宗旧谱,其支分者靡不收录,不以亲疏有所去取,故至今族属虽众虽大,而一本之义甚明,昭穆甚序,彝伦甚正,尊卑甚别。惜其残缺于胡元兵燹之余,横遭离乱之后,卒未有举而修葺者,可慨也。

予有惕于衷世愈久则先人之迹愈湮,时益积而后人之考益难。乃于暇日取其残谱,捡修补之。第转徙迁寓者,莫能吊其全。生没葬娶者,不能纪其概。为知者书,不知者缺,搜查而补填之,本宗之幸甚也。

噫!本宗有谱,本宗人心有所收拾,风化亦少有所关维,庶不负为邱氏之世族云。

永乐二十二年(1424)甲辰岁

十九岁容生 撰序

【注】此序系南丰迁居南城邱坊的德五公后裔谱序。

邱氏宗谱原序

夫宗谱者,所以范历代之名讳,启后嗣之追慕者也。隆古以来,莫不有之。盖谱立则祖之本源,族之亲疏,后人莫不展卷在目。铨之先代,创制世系,只以一纸一幅名曰《吊宗图》。迨今支分派远,名繁讳庶,图难悉列,致紊世次,乱昭穆,有嗣未载者多矣。非宗而强同者有之,良由迁居、别创、入赘、过继之未细录,同姓异宗久冒不归之未详源故耳。

夫人之有祖,犹水之有源,木之有本,万派千支,胥于此出焉。可诬也?如以图而已。恐由一世二世,传于十百余世,世远人亡,或问其祖之字讳,则曰靡记;问其世之相传,则曰不知,愈远而愈失其真。

铨也不敏,往往阅其图而叹,曰:“本其祖而失之者,忘祖也。非其祖而强之者,乱宗也。”然其远者不敢强,其近者犹可稽。于是列世系,搜山关,查派名字号,生年配嗣,居寓卒葬,所志山向,以图载之成谱。非同宗虽富贵而不录,如其宗即贫贱必编入,俾我族子孙知敦本源,沃支派,别亲疏,序昭穆,井井不紊。后之有志者,嗣而辑之,毋令遐弃谬误可也。若然,则上不忘先祖之本源,下可启后人之景慕,虽千万载了如一日矣。

嘉靖三十年(1551)辛亥岁

廿四世 伯铨字廷选号碧溪 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《南城邱氏族谱》。

南关旧谱序

浙尝博观谱牒,窃有感于余家乘之不兢也。近取旧牒一阅,皇思我先世之故,喟然叹曰:“谱其可无作,夫前有作矣。更十余世逖远无征,又岂敢无修?”

夫吾丘故祖夙传出江阴,然世次弗可得详。牒推太乙公为始祖,世居南城鹧鸪里,后迁附城隅。递传至十世,宣四公生光一公,即今本支若荣贵恺其曾玄也。宣五公生祖文三公,又为支子不肖辈,视为曾大父。宣六公生顺三公,即今后若长宁宗,亦曾玄也。宣七公生光二公,长嗣流寓六合,义亦弗敢遗也。

予门生齿不踰百人,燕集合食,以今三大枝为序。向有螟蛉厮养混冒氏族中,则汰而黜之。家何可无谱?于是沿旧谱,谱其世可知者,阙其世不可知者,上不及江阴以传疑。自太一公而下,谱其世所自出者,黜其非世所自出者。下不及螟蛉厮养以防混。即今十二世,而上悉遵旧牒,不敢漫增损。十三世而下,照前序列,生卒讳字丘墓可稽者,系遗者阙。引引绳绳,庶伦次不紊,而孝慈可兴。家之所由谱也,礼之大经也,抑因谱世系而有感于天人之际焉。

上世光、顺二支,生齿近蕃,物产亦盛,商者贾者,络绎楚粤。予髫年犹及见之。以今视昔,盛衰降替之故,莫可穷诘,殊深为可。于邑溯我本支,殆有甚焉。曾大父宣五公,官给谏,卒于京。孟、仲二嗣,续嗣各四人,今牒中沦没澌尽。我祖出遗腹,亦三嗣两伯,俱不育,惟留我父,硕果不食,生昆弟四,枝叶寖衰,不屑远叨。祖浚发源长,近藉先人教泽,幸有今日。早夜以思,天运人事,必互相因,深为凛凛。

据今运祚未昌,人文亦未炽。诸嗣中求可以绍前人馨郁者,尚未见有的据。抚今思昔,援数求理,其要莫如树人,其本莫先树德。予家素以长厚名,愿吾宗取法前修,戒袭近态,缌缌积累,日引月长,取诸人而验诸天。他日必有亢吾宗者,非徒以属望。

予之本支而已,先正有言,曰:“谱之言,普也,普吾心之爱敬于家族者也。”是家谱之所由重也。吾宗幸相与共成之!

万历十八年(1590)岁在庚寅仲冬朔旦之吉

十三世孙 浙 顿首百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泷溪支谱旧序

余族故有谱。元之季世,红巾贼扰入我村堡。聚众御之,剽掠无所得,遂大纵火,室屋无巨细,悉委之灰烬中,谱因以亡。明兴,虽礼教覃敷,然兵戈之后,富者适于计算,贫者棘于支生,迁徙者又拮据草昧,因陋就简,罕计及之。

弘治中,曾王父恪庵公锐然有志于是。然失传既久,文献无征,公力考旧章,访求佚事,为世系宗图中间或传述无据,亦任其缺略,不以讹伪续之。王父双峰公藏之中笥,万历乙亥复委之火。

迄今又几十年,先是族中虽有月塘公振、一溪公濂,洎岩山昆季,后先继起,乃仕宦者、勤民衿裾者,典学罕留意而增修之。

诲生也晚,每念及之,如穷人之无所归也。适过族人升其堂奥,见壁间所悬图轴,乃曾王父手笔之世系图也。因请之归,仿宋儒世经人纬之例,葺而为谱。其间生卒年月、妻室姓氏、坟墓方向,略者略,详者详,依旧轴也。世之治谱者,多依附前贤,扳引旺族,诲未敢尤而效之。故近若云衢,远若南塘,旧虽称谓厘然,比因世代差殊,尚俟考的,乃引入谱。

呜呼!其严矣。嗟乎!后之视今,犹今之视昔也。昔也失谱,而不得其源流,后此有谱,而只增其世系。是所望于吾族孝子慈孙之似续焉耳。

三十四世孙 弘诲 顿首百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,落款未署明撰写年代。

朱良支谱旧序

党庠设教,而孝悌渐申;氏族着官,而宪章不泯。诚以家之有谱,犹国之有史也。予邱氏合谱,始于道真公,传于南齐,书之内继得灵鞠、希范两公之传于《南史》之中。然世远年湮,难以历数,况值刀戈灰烬之厄,红巾贼扰之时,其家谱固多残缺,而不详矣。嗟乎!旧章既失,文献无征,世次不传,访求奚自?

予生也晚,窃从中宵课读之暇,每兴推原反始之思。于是锐然有志,遍访名邦,搜罗谱籍,详究根源,而始知系公吾之始祖也。灵鞠、希范二公等而下之,而勉正公生二子:冢子曰宗卿,幼子曰山甫①。宗卿公生四子:寿朋、寿隽、寿仁、寿迈。寿朋则开云衢,寿隽之曾孙则开南塘,寿仁则开泷溪,寿迈仍住江阴。

若本支祖山甫公岳,生二子,长太一曰寿民,卜居鹧鸪石,后徙城隅,则开城南北关。季子太二曰寿昌,仍归江阴。寿昌之曾孙庆禄,由江阴抚宜车上,迁徙南城二十一都,则开朱良。庆禄公,吾之支祖也。要皆由勉正公之苗裔而来者也。迁自乌程、江阴,今聚族而居于建武。盖其祖若宗,固建武之宗祖也。

根之邃者其叶茂,土之膏者其泽肥。而予宗之居朱良,则为朱良之支派也。其与云衢、泷溪城南北关共为一脉而传也。后之有志斯举者,固宜联宗聚族,萃其涣而比其离;衍派蕃友,亲其亲而长其长云尔。

康熙四十八年(1709)己丑岁冬月

裔孙 万良 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①江苏丹阳丘谱载1732年蒋芬序:“崈,岳本非一系,原不能强为一,安可亦合而为一耶?”

康熙癸巳合谱序

福清叶台山在相国时,属其宗人,纂为族谱。谱成以上相国,相国献之天子。天子饬以宝玉,束以缣缃,顾谓相国,曰:“朕祖宗数百年,裂土分茅以厚懿戚,未若卿此书之爱而溥也。”遂建天章阁贮之。学士沈公端为之记,而相国自为铭,有天子亲亲建邦启土。

伤哉,庶人创祠立谱,又有君恩,是荣臣族,奚补之语?夫以台山之位兼师相,宠渥古今,宜无不可,嘉惠于宗人矣。顾犹欿然以庶人自伤,而且以为无补于族姓,是其亲爱之心,必有欲致而不得致者,故不觉其念之切而词之悲也。此予于大宗合谱之成,而不禁重有味乎台山之旨也。

予宗在建郡者,亡虑什伯其族,而勉正公之支裔,则今谱所系者尽之。自宋元以来,次第分迁,及今五百余年。派别未尽,蕃庶生事未尽,丰饶科目,簪缨未尽,比肩而接踵。人自为家,家自为族,婚丧庆吊,靡所往还,祭墓袷宗,各以类聚。原其所以,由于方隅异地,行业殊途,承袭递分,见闻互变,至各宗藏谱半残缺于兵戈灰烬中,而又鲜位尊望重之人如台山相国者。相与彷徨,周浃为之,合其涣而聚其离,所以一本之族,非不尽知,然知之亦相与置之也。

今幸世道休明,风会开张,圣天子崇尚礼教,一时服畴食德之族,咸有推原反始之思。予属庆际会之及辰,而又恐残缺者之弥久而弥失也。谨从旧乘溯彼分迁,考谬稽讹,不遗余力。至若江阴祖派,吴兴大宗,隔彼关山,是穷搜索,则以俟之续修之会英隽之俦也。

呜呼!绳枢部屋,置此平生,而名不足以华宗,力不足以润族,徒以五宗九两九之法,为尊祖收族之资,益自悲矣。而或者以为是窃名而渔利也,则尤其见覙于台山相国者也。

时 皇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)岁在癸巳长至后一日

勉正公裔孙 云衢 轼 顿首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南城邱氏族谱序

《周礼》氏族之志,掌于宗伯;虞廷敬敷之教,命以司徒。夫氏族之志,版章图籍之类也,今以属之司徒者也。敬敷之教,五品亲逊之经也,今以属之宗伯者也。以古宗伯而下稽版籍,疑于屑。即以今,司徒而兼掌教育,又苦其烦。然则,古之宗伯,岂遂无所为教育之任,而氏族所载,祗惟是记户口、备稽核已哉?而非也。

古者氏族之志,为讲明亲逊之书,而非按籍而稽之户口比也,故此志非宗伯莫属也。使者,礼官宗伯属也。属使者,以序氏族而得以不文却哉?序曰:自东周以降,谱局失官,宗法邈无可考矣。

秦汉以后,疆境开拓,生人之类视上世倍多于时。怀方安土之民,各以族聚,始渐仿古人因生赐姓之典,定以人各一姓,姓各一族。传之世,世使无失乎其祖父之所由来。而异时博雅文学之流,亦得为之,反始推原,以穷其类之所自出。此吴、韩、赵、魏、鲁、卫、陈、宋、邢、蔡、荆、舒、腾、薛诸姓,所以各表其初封也。

传之既久,遂更有援五世亲尽,自为一宗之说,以别其姓。如孔之宗殷,屈之宗楚之类是也。又有援别子为祖,继别为宗,继祢为小宗之说。别其姓而不别其宗,如陈之宗虞,邹之宗邾,晋之宗唐之类是也。又复有水火刀兵迁徙流移之变,复仇避难隐名易姓之举。至于穷荒边徼,入隶华夏,亦颇效法中土世其姓氏。至为之推求本始,则又绝非三代以上、九州以内之所旧有。而其所生之孙子,亦莫得而溯其肇姓之祖若宗。于是遂有氏族之谱、姓纂、姓苑诸书,自成家言。逞其搜索之浩渺,而间为杜撰之说以补之。若傅之祖唐,何之祖韩,恶来之后为非子,拓拔之上为高阳,此其所搜索而得者也。他如由余之后为余,大挠之后为尧,蚕丛杜宇,妄诞不经。其说如真,其实皆借,又有籛钱、风封、酅奚、理李,并以音似为缘;闻人、宗正、司徒、司马、司空,更以原官著代。纠纷淆乱,不辨所从。则又有统而言之,以为凡今之人,率皆五帝三王之后者。

呜呼!是何其信古帝王之癖,而视古天下之隘欤?夫汉、唐继王天下,而后世刘、李之姓益繁。近晚美言古初而轩辕、猗祁之姓,复见共驩、梼杌,世无此宗。秦氏暴残,嬴不再见。又有莒去草而为吕,鄫邾去邑而为曾朱,加令于狐而族,合易杨为扬。而族分者之变不可测,覙不胜书哉?嗟乎!以吕仍嬴,以牛仍马,以柴仍郭,以夏侯仍曹,袭彼非类,没我由来,此亦势会使然,无足怪者。若乃像贡汾阳、胄遥闵子,不知此辈何所为而云,然而附之惟恐不亲也。故凡阅今人谱也,自在六朝以后者为真,秦汉以上者伪也。此邱氏之祖,六朝所为,重有取也。

不没所生之自,不援非类之宗,作一家传信之书,息百世异同之议,邱氏宗人之用心可谓厚而质矣。推是道也,谱局之官虽废,而若举也;氏族之志虽亡,而若存也。抑更有说焉,邱氏之先有名迟者,以文学著于五代。又有名神绩者,以酷吏著于伪周。诸生将安取哉?使者并以文学知,诸生因为之语以大凡。愿与其一宗之人,交相勉于文学之科,且毋蹈乎酷吏之辙也。是则使者之所为重致也。

时 皇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)癸巳岁仲冬月长至前三日

西江督学使者 冀霖 撰

【注】此序由江西南城分会提供。

邱氏大宗合谱题辞

建武为西江南郡,踞章门彭螽水上游,控扼七闽,弁冕六郡,左吴右楚,吞吐淮湘,其封域也。麻姑列其西藩,盱姥流为襟带,芙蓉逆走,上接军都。军都,故汉衡山王征南越时,驻师古迹也。历朝以来,建置沿革,乘志班班。至胜国末年,始增置泸溪,而成五属邑南城负郭,是为首称。其间,古老名宗大家世望,连甍接巷,实繁有陡。卯辰,闽寇猖披,躏于锋镝,乡城罹害,视他郡尤深。即今休养垂三十余年,而疮痍如复,盖良有司抚驯生聚。圣天子久道化成所被者,深所届者远也。

今年春,余以曹官来守是邦。公余无事,遍采风谣,既窃睹城闉,亦广亷乡曲,知此方风土川原郁丽,物植焕发,民俗和柔亮直,质有其文。又当年有曾南丰、李盱江辈为之倡导,青田陆氏、晦翁朱氏坛坫所在,为之讲明,故其君子崇尚彝教,矜惜名节,其小民亦皆仁厚愿悫,遵礼俗而力耕桑。至于巨室故家,则又实有所谓倡以仁而示以义者。此其于他族类然,而邱氏一宗尤其彰明较著者也。

邱氏散处乡城,亡虑什伯,族称最古。则惟云衢与泷溪,自宋迄今,居址相埒。溯其上世,实原于我浙之吴兴。当六朝时,道真、希范诸公,并以文学勋名,詟人观听,金紫赫奕,为苕霅名家。李唐三百年间,亦世传令德,再历五季,徙家江阴,而生宋枢密忠定公崇,今云衢、泷溪皆其嫡派苗裔也。

南渡以后,西江清宴其一姓叔侄兄弟渐以避乱来迁。传至于今,遂成此邦著姓。衣冠文物,代产伟人,科目蝉联,题额照耀。惜其支分派别,死徙逾多,延之五百年余。至有安土怀方,老死不相往来者。重以行业殊途,秀朴互尚,别子继宗之后,懵然不辨为谁何。此诸生合谱一书,所为大有功于子姓也。

予方欲作兴风教,嘉其所请,序而归之诸生。际文明之运,笃本支百世之思,作为此编,传之奕祀,是即异时著书立说,垂光梨枣之先声也。有志于文行者,其亦可以勃然兴矣。

时 皇清康熙五十二年(1713)岁舍癸巳小至朔吉

赐进士中宪大夫 知建昌府事 通家侍生 海宁陈世隽 顿首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作者陈世隽,浙江海宁人。

邱氏大宗合修谱跋

泷溪云衢与余东平相距二十里许,两乡对峙,衣带中分,贸迁有无,络绎奔赴,交亲结契,世相绳绳。而邱、何二宗,尤为亲切。邱宗才隽为余门馆甥者,岱立之从父曰文融,登大之仲兄曰建可,而叔抡汝亭尊甫曰千子先生,又予嫡母与伯母并出云衢。

邱氏两母死日,先余生且三十年,戚谊荒遐至失。外家所邱宗谱例,不似余家谱例,载女所适之家,访之三年不得也。比作二家宗谱,阅余谱子季公注,注公一女适吴兴邱迟,邱谱亦注迟公妣为何氏。千年姻娅,照证于两姓谱中。至嫡伯两母外家,杳不可晓。

悲夫!历年以来,所与诸邱持论端事经生,而孝友姻睦两端,概未之及。宗谱之役,并喜落成,则重与邱宗姓人讲孝友姻睦可也。

康熙癸巳(1713)长至日

何天爵从之氏 顿首敬题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邱氏族谱序

间尝披舆图、考地志,而知山之宗本自昆仑,其支干之分于万国九洲。有为王朝之基址,为州郡之城廓,为公卿之家乘。巨族之凭依者,皆山也。人知基址、城廓、家乘,凭依皆出于山,而不稽考舆图、地志,则又乌知山之宗本自昆仑乎?噫,山固有然,人亦如之。

余邱氏子孙,绳绳有名,登天府而观光王国者,有读书谈道而隐处山林者,亦有富甲一乡而乐善循礼者。至若彪炳县纪,为忠义,为孝子,为节烈,固不具述。而行实迥异寻常才智超乎世俗者,代不乏人。然而散处遐方,或聚族而居、烟火千百者有之,僻壤独处、容膝数椽者有之,即迁徙他邦、功成名立而焜耀异地者亦有之。噫,同宗一脉而天各一方,殆亦犹山之支干分于万国九洲者欤?

予族世系河南,本于太公封齐址于营邱,因以为姓。所自来矣,第是世远年湮,难以殚述。然即支分而稽之,则由唐之天宝间,仕宾公于常熟老人村,客逰邵武禾坪,娶刘妣而家焉。越四世乔公之二郎法从公,于禧宗戊戌卜居建宁县,复迁邑西上黎高坑,是法从公实卜居兹土之始祖也。既而派衍支分,近而在城在乡。非公支下虽富贵弗录,系宗子姓即贫窭而必吊。远而若盱江,若泰宁,若虔州吴楚,若余祖郡郎公,复卜合水,在在有人,彼此相遇,声音相隔,虽属宗派,无异熏莸,使非有谱以傋吊之,则又乌知为邱氏之支派?亦犹未稽舆地志,则不知山之宗本自昆仑矣。审是,则谱之设也,大矣哉!谱之有待于修也,亦大矣哉!

予族之谱,从前历八十载而始修之。历年既久,老成凋谢,其间之涣而罔属,不无难稽之叹。兹自康熙癸酉,以迄于雍正初年之癸卯,盖三十年矣。三十年为一世,古礼也。族之杰士才人蹶然兴起,欲以一世必兴是典。俾族之事事厘然,木本水源,支派不紊,一本万殊,万殊一本,案谱昭然,诚盛举也。若夫继此而世世修明,犹国史之表表于千秋,是所望于光大之者。是为序。

时 龙飞雍正元年(1723)岁在癸卯季冬上浣

合水二十七世云孙 邑庠生 匡时 熏沐拜撰

【注】此序由南城分会提供,原载于南城《邱氏族谱》卷首。

重修宗谱原序

谱牒之载,原考历代世系,使后世寻其根源,辨其亲疏,一目了然,更无差谬。

吾族河南邱氏鼻祖,自周朝姜尚号飞雄,周文王尊为太公,曰尚父。武王践祚,封土齐邱,又曰营邱。尚公第三子名支子,有功于帝,封河南开封府之封邱县,指邱为姓。此支子土于此,后其子孙别其祖,来浙之衢州府常山县老人村居焉。

发祖名仕宾公,唐元宗天宝三年,客游福建邵武,因娶禾坪刘伯公女,遂居其地。二十一郎公名光,复迁泰宁福兴下堡邱家排。廿一郎公生茂德公,茂德公生朝英公,派四二。朝英公生伯公,派三十。伯公生念三公,迁南丰二十都下堡方井头。念三公生志文公、志远公。志远公生必达公,分支另叙。志文公生必显公,必显公生明生公。明生公生二子:曰德五公、德六公。兄弟迁南城县之十六都邱坊居焉。德五公与黄氏儒人合葬于邱坊后山,今名下山殿,此德五公迁南城十六都邱坊之所由来也。

子孙相传数十代,生齿蕃衍。上代老谱丁口亦莫可数计,其谱版存老土邱家排,前祖请藏有年。因甲寅兵变而后,未遂所修,倘仍漠不关心,不几于昭穆无考耶?

今三十六世孙肇庆,心切本源,与肇廪、大全等,采求各支,寻究根源,不辞劳瘁。并同元标兄、从圣侄,捐集各房资斧,以继先人之志。兹幸支谱告成,庶后代之子孙,根本有征,将见螽斯蛰蛰,瓜瓞绵绵,诚盛举也。是为序。

乾隆壬戌岁(1742)匍月 吉旦

三十五世孙 辉杲 顿首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《邱氏宗谱序》。

邱氏大宗谱续修合谱序

盱首南城,故文献礼义之乡也。礼义之兴生于其本,古者以乡三物教万民,而宾兴之六德,继以六行,孝友克敦,则睦姻任恤相因,而起源木本之思,孝之大者也。《记》曰:“尊祖故敬宗,敬宗故收族。”族涣则谋所聚,族繁则汇厥归,远而得姓受氏,近而长幼尊卑,求世次咸秩而不失其伦,骨肉相联而益勉于厚,固无有如谱牒之修之善者矣。

周衰宗法渐废,秦迄唐大率因陋就简。至宋代欧、苏二家起,特创式度,广谱系详明,后世宗之,美善斯备。南域地灵人杰,凡古老名宗大家世望,从事于斯者夥矣。岁有于弁言请者,余每乐为之序。盖敬宗收族,礼义之所归也。今邱氏大宗合谱续修事竣,仍丐言于予。据所呈旧谱,修于康熙癸巳,距今仅三十载,复谋纂葺,可不谓勤于尊祖者耶?予尤嘉其志,而不欲却其所请也。

邱宗发祥封域,本营邱之地以著姓。其后迁徙浙、闽,由闽、浙宅兹邑。析族合宗,原委井井,有前子姓之自序。又尝请序于前学宪冀及前郡宪陈,洵敬慎而详核者矣。予不复烦覙缕也。其加邑为邱者,则我世宗宪皇帝,隆重先圣,避讳尼山,故不得复仍其旧。且谱之修也,其徒矜名阅以相耀乎?抑尊祖敬宗而收族也。

时值久道化成,渐仁摩义,正其候也。予忝亲民之官,宣布德意,与此一方,型仁讲让,责无旁贷。然则,秉简兴怀,将必子与子言孝,父与父言慈,雍雍穆穆,礼让相先,以斯念祖德而诒孙,谋其炽昌,讵有涯哉?

《传》称孝悌为为仁之本。谱修而本务得矣。由此而亲九族,由此而善乡邻,仁风所播,太和翔洽,司牧者实有厚望焉。持是以应其请,邱宗谅不河汉予言。

时 皇清乾隆七年(1742)孟冬月望前三日

赐进士第 勅授文林郎 知南城县事加一级 山左阎廷佶 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本序作者阎廷佶(1675—1748),字方宅,号汝贞,雍正二年第二甲第二名进士(祖孙五代皆进士)。

乾隆壬戌谱序

盱江古属扬州,东周而后属吴、属越、属楚,城域未分。自卯金逐鹿衡山王灌婴领军来征南粤,高帝六年,始建南城。南城之名自此始。

历六朝以来,或属临川郡,或封建武军,或封建昌军,代有沿革,至胜国始成五邑。而南城固称首郭者,其名胜也。三姑列峙,二水分流,芙蓉翠其西藩,军峰矗于南位。控扼闽粤,襟带淮湘,藉山川之灵,清淑之气不钟于异物。

而我盱之巨族名宗,当年如盱江李氏、灌园吕氏,以名儒著代。又如内史周氏、南庭王危氏,以武烈垂休。其忠臣孝子、义夫节妇以及科目蝉联,仕宦勋名,照耀史册,班班可考者,代不乏人。又时有贤人君子,倡以仁而导以义,如庐陵欧阳氏、南丰曾氏,一代雄才,接踵继兴。

自南渡以后,如象山陆子、考亭朱子,讲学于鹅湖鹿洞之间。即如我邑,前则有李盱江,聚徒讲学于麻姑;后则有罗明德,读书谈道于从石赖。此诸先生于荒江墟市之地,明先王之礼乐,及良有司学道爱人。圣天子久道化成,其德教所被,风声所鼓,陶镕变易,渐摩有自。以故我南城风淳俗茂,其君子敦礼义,其野人崇廉让,古老名宗得以相安相聚,世于兹焉。

若我邱氏之散处于盱也,负郭有南关支簪缨之盛,明代多有。至若绕堆,若云衢,若我泷溪,名门望族,固不多见于邱氏也。其他如琼山以名儒起于胜朝,和公以武烈显于唐代,其忠臣孝子、义夫节妇以及科目蝉联,仕宦勋名,詟人观听者,则邱家排、蟠溪里、瑞州府所在都有。

即我祖始旺于吴兴,再盛于江阴,将所谓名儒武烈暨仕宦勋名振兴于六朝,亦如我南城当年李盱江辈之赫奕不多让也。

夫天运循环,无往不复,昔盛今衰,谁堪振响?剥尽复还,自可再兴。所赖敦仁讲义,君子修其身,小人率其教,聚族而处,得以世尽其道焉,则吴兴、江阴之盛,不难再见矣。今与族人联兹谱牒,亦欲与族人交相劝勉于道而已。其可忽乎哉?

时 皇清乾隆七年(1742)壬戌岁季春三月朔日

泷溪裔孙 绍岳 顿首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三修家谱原序

朝有史,国有乘,宗有牒,古之制也。邱氏盱南望族,周代吕尚佐武有勋,封营邱地,因以为氏。秦、汉前用楮抄载,名吊宗图。至宋欧、苏二家出,始创设谱式,一切序文传赞,次第以兴,付诸剞劂,至详且备。

邱之发祖始于仕宾公,中间相传数十世,衣冠人文,指不胜屈。前人书载确凿,无容赘述。后由二十一郎公,自浙始迁福建,念三公自闽迁南丰,德五公暨三一公,自南丰先后迁居南城,此邱坊之所由来也。

但因甲寅兵燹,旧牒销毁过半,世次几于莫考。幸代有贤嗣采集残缺,搜查补入,一脉相延,炳炳麟麟,至今未坠。前修曾请序于郡伯白公。壬戌岁,丐弁言于邑侯阎。古者三十年成世,世以继世,于今考之子姓蕃衍,久则终讹,此续修之举,又不可缓。

余历宰粤东,戊申岁丁艰回梓,与里中戚友时相往还。适值邱族支下诸公,合志纂修宗牒,属序于余。余深嘉盛举,上以敦本,下以延英,水源木本之思,支分派别之意,俱于是乎可睹,遂不敢固却,且乐得而弁其首云。

时皇清乾隆五十五年(1790)庚戌岁孟秋月吉旦

乡进士出身 勅授文林郎 现任粤东高明县正堂 同郡 严维 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嘉庆辛酉修大成合谱跋

余邱氏之有谱也,由来久矣。元之季世,遭红巾蹂躏,家藏纪载悉归灰烬。赖我高祖筠屏公与云衢骏声公,搜捡残篇,互相考证,于是云衢之谱修于嘉靖,泷溪之谱修于万历,二公固大有功于宗祊者。

然其时云衢、泷溪亦只各尊其祖,他如荷塘、邬坊、南塘、绕碓诸支,则皆写本。康熙癸巳,先君子始与云衢誉堂公、成斋公、啸楼公倡修合谱。自勉正公支下皆与焉。所谓正宗大成,良有以也。

合之壬戌、庚寅,届兹百年,而合修、续修、重修业经三见。猗欤,盛哉!其间,族中燕会桃暨先兄易等,曾两任其责,今则老成尽谢矣。能无望于继起之人耶?秋间,云衢秀山、藻轩辈有三续之议,属余董其事。余老矣,无能为役。爰命诸侄,共襄盛举,因材器使各尽乃心。窃幸各支踊跃趋事,不三阅月而告竣。余固乐观其成,用跋数语,以为后之继志述事者劝。

时 皇清嘉庆六年(1801)辛酉岁孟冬月上浣吉日

勉正公裔孙 炎 汉柱 谨跋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邱氏族谱新序

予姻伯邱如潢翁,盱江望族也。世居三十四都三石里。其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狮首前朝,鳌峰后卫。左黎川,右盱水,奔驰云矗,有若天骥之归垣者。而且泉甘土肥,洵称福地。风淳俗善,足号仁里。产斯土者,莫不笃信谨守,绰有先民之遗范焉。

姻伯性则敦厚,气则和平,严以持已,恭以礼人。遇公事而赞襄,不辞劳勚。处家道而淡泊,无失浮华,尤称一乡之善士也。予少与叔父居,即雅慕其为人,后联姻谊,得亲颜笵。间尝相与游谈,因得悉其家系之所由来。厥后,予秉铎洪都,相违十有余载。

今壬午秋,翁已创首捐赀,重修族谱,邮书问序于予。予阅之,深嘉其志,并善其举,故虽不文,敢质言之。邱氏世系河南,始自周之尚父太公望也。望封于齐,址于营邱,以邑为姓,是邱姓实基于此矣。至唐代时,邱仕宾公客游闽之邵武,卜禾坪以为家。历四世,二郎法从公由禾坪迁建宁,复居邑西上黎,此乃盛族鼻祖也。

数传至宋,三一公偕弟三四公、细三公来游吾郡,同居是都泗石溪。后三一公移居三石下,即今之山石嵊也。之三公者,惟三一公最长,故推为盱江始祖。嗣是创立家庙,以供祭祀。由宋而来,五百有余岁矣。其先名扬乡序,身授明经,科甲传芳,仕宦煊赫者,代有人焉。至今螽斯衍庆,赋税浩繁,或享上寿,而为国宾;或任令尹,而作民主;或由俊秀,而列成均;或事诗书,而安儒士。赫赫乎,诚巨族也。他如稼穑为本,工商为业。敦实朴素,爱俭约不尚奢华;忠厚仁慈,杜邪行以安正艺,岂非祖德宗功之所贻哉?

然而敬宗固贵有祠,收族尤贵有谱。谱也者,所以载先世之渊源,著后嗣之生息者也。使久而不修,其何以别长幼之序欤?其何以辨尊卑之等欤?其何以见上下之分、亲疏之杀欤?甚至支派不清,昭穆不明。嗟乎!族之有谱,乌可废而不修也耶?

兹翁慨为斯举,远宗近脉,罔弗招集汇稿,支吊必加鉴察。旧者缵,新者续,舛错者易之,散佚者补之。由是长幼有序,尊卑有辨,上下以明,亲疏以见,支派秩然不紊,昭穆井然不乱。举百年所积累未序者,焕乎为之一新。

噫!异矣。孝莫大于述先,功莫大于裕后。若翁者真可谓封先祖而无惭,于后人而有禆者也。后之子孙定卜日炽日昌,笃生贤哲,以继翁之善志于勿替耳。《书》曰:佑启我后人,咸以正无阙。《易》曰: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此理之断然有足信者。是为序。

皇清道光二年(1822)岁在壬午季秋月中浣吉日

赐进士出身 特授文林郎 任南昌府学教授 姻年家教侄 安斋朱华临 顿首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《盱江邱氏族谱》。本序作者朱华临,江西南城人。清嘉庆十三年(1808)戊辰科第三甲六十三名进士。

道光丙戌修正宗大成合谱序

盱南之著姓,莫如潘与罗。而人文赫奕,子姓繁衍,与潘、罗并著于盱南者,又莫如予族之邱氏。余尝考其得姓受氏之先,而知其本神农之后。夫神农,姜姓也。以火德王,故称为炎帝,氏曰烈山。迨周之太公,佐武王定天下,封于吕,又为吕氏。其子封于齐邑,于营邱传二十八世简公,遇陈氏之乱,其支子遂以邑为氏,则予族邱氏之所从来者远矣。

迄今二千年来,其精华郁积以发为英奇者,代不乏人。汉有贺明寿玉,唐有希范孝恭。自五代以及宋明,若崇、若杰、灵鞠、冠先诸祖,是皆声施烂然,争焜耀于后世。今其人已往,而豪杰磊落之士,其散见于山巅水涯者,盖亦时时间出矣。

予族邱氏,自康熙癸巳合修以来,屈指计之,已得一百余年。鸣生也晚,未逢其会。今年春,合族诸叔昆弟辈,合志大修谱牒,命予与族兄用侯总理局事。予亦义不容辞,故欣然从命。凡往来鞅掌一切琐屑事,皆摈斥而不理。其于尊祖敬宗可不谓诚乎?

今局中诸人各为序以光其牒,予亦同局人也,愧无基序,何以光谱?于是翻阅旧本,反复寻绎,乃知其迁自乌程,来自江阴,为系公之苗裔也。至十九世勉正公,生宗卿公,而后昭穆序,支派别。凡迁徙转移之处,虽前后远近,各有不同,而有谱以联之,则散而复聚,疏而复亲,炳炳烺烺,其昭垂于谱牒间者,殆若星罗棋布,井井然而不紊也。然余独慨夫明季播迁之际,流寇为害,各姓之谱牒,其不为灰烬者几何?而予氏谱牒独能保,其不伤于兵燹,至于大修之重修之,又续而修之,是不惟能爱护乎谱牒也,盖永念我祖之诚,亦于是乎见焉。

嗟乎!明德之后,必有达人。以鸣虽未获光耀门闾,以昭先德,而水源木本之思,敬宗尊祖之意,已寓于五宗九两之中而已矣。斯时也,新谱告竣,启局于花月,告成于仲冬,为部数十,为页千余,未尝不叹谱之成也。有若此其盛哉?愿后之功名志节之彦,超然杰出,与汉、唐、宋、明诸祖,后先相辉映者,夫岂独与潘、罗诸大宗争抗衡于盱南也哉?

时 皇清道光丙戌年(1826)乙阳月望后日

泷溪三十九世裔孙 竹坞鸣周氏 谨识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

四修家谱序

家之有谱,犹国之有史也。而修谱倍难于史,史则据事直书,因文见义,世代源流,国有成书,班班可考。修史者虚心阙疑,其亦可以无误于后矣。若谱则不然,自受姓之初,以迄于千支万派,散处四方。既苦于时代之遥,又苦于见闻不确,欲求其昭穆不紊,亲疏不失者,盖以难矣。

余于吾族老谱,恨未之见,所见惟乾隆初年间所修。间尝追溯其始远者,皆不可考。惟本乎仕宾公焉。十余世后,二十一郎公自浙迁闽。念三公自闽迁南丰。德五公复迁南城,而邱坊之族启焉。往者族人修谱,惟听工匠指使,其中之舛错、凌乱、体例不明者,应亦不少。余每翻阅,未尝不怅然自失,思欲重修而采辑厘定。既无同志,又少资斧,且自惭学业未深,不敢独肩其任,此予之所以日夕徬徨而恧自愧也。余所见同宗支谱,近惟远峰、鹤庄两先生所修,悉心斟酌,删烦就简,体例谨严,心窃慕之而力未逮。

戊子岁八月,抵任信江司铎,每以此事为恨。兹阅来信,得悉族中诸公修谱,余喜甚又惧甚。喜则喜其谱之应修,惧则惧其谱之未易修也。余远在信江,不克赞襄其事,所愿在局董事诸公,虚心采辑,勿躁勿怠,矢公矢慎,俾世次源流,昭穆亲疏,展卷在目,则后之寖昌寖炽,可拭目俟也。不揣愚昧,爰寄弁言于首。是为序。

道光庚寅岁(1830)季夏月中浣

乡进士 揀选知县 现任广信府训导 堂下嗣孙 宗岱 谨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《南城邱氏族谱》。

五修宗谱旧序

己巳岁暮春之初,同族瑞卿先生与锡书。披诵之,则论续修宗谱事,卒读而喟然,曰:“宗谱之修之,不容缓也。肆予小子锡,岂遂漠然无同志?吾族自德五公迁南城,而为开代祖。达人代起,谱阅数十年而一修。至道光庚寅年修后,今又四十余年矣。其间生没娶葬以及迁移各地者,不知凡几。前谱未登,而不急为之续,所贵有学校者谓何?而得告无罪于先灵耶?独是续修之难,今倍于昔。时势已更,资力并绌,悠悠此志,何日斯酬?”激昂者久之。

庚午长至,众会于祠,行礼毕,锡避席言曰:“锡不敏,愿有自于今日,升平久戴,宗族团聚,此会可谓乐矣。顾独不念所当尤乎?”佥曰:“愿闻。”锡曰:“生齿日众,宗谱未修,亲者必疏,聚者必散,今阅时久而绝不一议及此,此岂不当忧也?”且出前书与众观。佥曰:“唯。微子言,孰及此?然子果与瑞卿任厥事,又孰敢不为之应?”时在座者,有若福溪、辉如、汉臣、惠德诸公,皆卓荦士也,殷然赞成。

乃涓吉于辛未之秋,为续修举。而或力或资,各有所勉。锡与瑞卿先生得专事于楮墨间。易两寒暑而稿脱。此则有志者事竟成矣,然实由诸君子赞襄之力也。事蒇,敬述始末而缀于篇。窃愿后之览者,有感而共勉斯志也夫!

时 龙飞同治十一年(1872)岁在壬申秋七月朔

堂嗣孙 锡璜 薰沐敬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南城分会《南城邱氏族谱》。

五修宗谱旧序

或有问于余,曰:“谱何为而作也?”余应之,曰:“谱为尊祖敬宗收族而作也。古之孝子顺孙,惧夫一脉之亲成路人也,于是作为谱以联之;惧夫尊卑失次,昭穆混淆也,于是作为谱以核之;且惧夫亲疏不辨,嫡庶不分也,于是作为谱以别之。至若纪生没、叙娶葬、记功名、书德行,又其余事焉耳。”曰:“子常为他姓掌谱事,独宗谱迟迟其未修,何故?”曰:“非敢迟也,盖有待也。况余族修谱较他姓为倍难,何则?族蕃而散,各居远方,一难也。夙无醮产,又乏储蓄,二难也。人心不齐,贤愚异趣,三难也。故余族谱自道光庚寅岁修后,迄今已四十三年矣。己巳春,余书与锡璜论此事,锡璜亦慨然,与余有同志。兹何幸又有启升、茂松、映珠其人者,乃不虞族人之散处,不计储蓄之有无,不惧人心之不齐,独孜孜以修谱为务。与余与锡璜若出一心者,于乎可谓贤矣。余向所谓有待者,在是矣。”曰:“今谱用欧修,不为更张乎?”曰:“易修,非更张也。犹二修之旧也。”余窃怪先哲独何所见,忽易欧而为苏。将谓省费乎,则修谱之所费者几何?谓可正误乎,则今兹厘订之下,其误仍不少。抑谓为工匠误乎,则当时诸人襄事两届,宜其于此事熟娴,岂致听工匠之指使?要之,昔易欧而为苏,功易而事简。今易苏而为欧,功倍而事难。故今以数人费数月之功程,穷日夜之精力,两易稿而始成。方稿之未起,余与诸人不惮烦劳,亲诣各乡,家至户到,以汇丁口。

及稿既成,恐有差谬,又复携稿携谱往各乡查对,非好劳也。诚虑稍有舛错,当吾世而更正之,其事易诿后人而正之,其势难。彼时代云遥先人已没而无征,后人不得不承讹而袭谬,则何及矣。余故与锡璜遇事细心考察,加意推求,行吾心之所安,尽吾才于既竭。其或于维理先生所谓告无罪于先人者,其殆庶乎所虑者,计工太急,搜罗或有遗忘,如前修者,彼路远而失修,前此若樟镇及各处者,无论已甚,至近在本处,密迩城关,前次亦未收入者,此非独其子孙之罪,要亦局中搜辑之不力,懵于收族之义也。

嗟乎,嗟乎!螟蛉抚养,可以窜宗,骨肉至亲,不得入谱,此余所为长太息也。不谓当时贤者,亦竟出此,此犹得谓之能尊祖敬宗乎?故欲尊祖者,必先敬宗,欲敬宗者,必先收族。曰:“子能尊祖敬宗收族乎?”曰:“余惓惓于是、夙夜靡遑者,尊祖也。视族人若一家,无物我者,敬宗也。孜孜访问,惟恐或失者,志在于收族也。苟人人如余之用心,将祖有不尊,宗有不敬,族有不收乎?不但此也,将见人文自此而盛,簪缨自此而兴矣。虽然后之君子,有志修谱者,当思古孝子顺孙,所以作为谱之义与察余今日之用心,慎毋畏难而惮劳,不致搜罗而遗失,是则余所厚望于吾族之后人也。”问者既唯唯而退,余遂缀其述答之语,以为序云。

时皇上御极十一年(1872)岁在玄黓涒滩之巧月朔旦

十九世孙 邑庠生 庆云 熏沐拜撰

新序

建武为西江南郡,据章水之上游,盱江通东粤南闽,扼杉关之险要,三姑列峙,芙蓉翠其西藩,二水分流,军峰矗于南位。或属临川郡,又封建昌军,代多沿革,故泸溪后置。而南城负廓,邑本首称。锺山川之灵,不乏世家巨族;秉清淑之气,恒多硕士名儒。曾南丰全集犹存,李盱江遗文尚在。理学可宗夏良胜斗湖讲学,罗明德从石授徒熏陶是赖。他如南城张氏、灌园吕氏,以文章名世;内史周氏、南庭王危氏,以武烈垂休。与夫科甲勋名,笔难枚举;忠臣孝子,代不乏人。

忆昔年按临斯郡,问俗考风,知此地文物名邦,型仁讲让。邱生兆霖者,膺诗赋首选,结文字因缘。今春宗谱合修,邮函京都求序。慨东周谱局失官,荒唐靡据。考邱姓先朝命氏,原委可征,始自神农,原为姜姓。迨钓璜渭水,姬兴吕佐之年,赐履营丘开国。承家之日,支子以邑为氏。

邱姓,识所从来,系出河南郡,分天水,上溯乌程,下迄江阴。灵鞠奋兴于南齐,才兼文武。希范见重于梁武,诏待联珠。仲孚美擅东南,不愧良驹之鉴。和公职膺总管,曾昭汗马之熏。救主有功,行恭赠荆州刺史,佐君靖乱昌海,拜金吾将军。道公徙广东,启琼山之道学。砺公官上蔡,著瑞州之政声。惟砥公居江阴,而为冷宦。生二子而分两支,宗卿掌枢密院事,卒谥“忠定”可风。山甫受封东海侯,御书“忠实”以赐。洎乎正三二公,莅任建昌,卜居云衢而隐也。万七公作客抚州,复归湖坵而家焉。

由是宗支蕃盛,散处城乡,族谱世修,无忘继述。向就本支而续纂,棋布星罗,兹邀远族以合修,珠联璧合。庶几祖德宗功可永垂于万世,子孙定卜人文科第,不独盛大于六朝唐、宋。惟冀邱氏宗人之奋兴,以副使者题辞之厚望!

光绪二十五年(1899)己亥岁仲春月中浣穀旦

赐进士及第 诰授荣禄大夫 经筵讲官 太子少保 兵部尚书 会典馆副总裁

南书房行走 管理八旗官学大臣 管理国子监事务 前任江西督学部院 徐郙 拜撰

【注】此序来源于江西南城分会。序作者徐郙(1836—1907),字颂阁,上海嘉定人。清穆宗同治元年(1862)壬戌科状元及第,官至协办大学士,礼部尚书。西太后作画,令徐题志,颇受宠。徐为官不廉,贪财纳贿,时人讥斥。病卒。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余干县、抚州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7:02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横峰县、弋阳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5:40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铅山县>)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5:38

  •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一·历代谱序卷(江西省<广丰县、玉山

    中华丘氏大宗谱·总谱·卷

    2016-08-06 15: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