研谱动态

筱江邱氏泉郡探源记

字号+ 作者:邱吉天 来源:中华丘氏简报 第94期 2009-05-31 15:15

为解开长期以来萦绕心中的疑团,进一步理清筱江邱氏肇迁源流,我于2009413日—15日,专程到泉州石狮市祥芝镇邱下村调研。此行时间虽短,但收获颇丰,基本弄清了困扰晓澳邱氏宗亲长达二十年的祖源难题。更可贵的是,通过零距离接触,再次领略了闽南乡亲的浓浓情谊和开放胸怀。在泉期间,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丘(邱)氏委员会副会长、中华丘(邱)氏宗亲联谊总会泉州市区分会会长邱昭阳先生,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接待,并亲自联络石狮邱下邱氏宗亲,做了精心安排。中华丘(邱)氏宗亲联谊总会联络部副部长、泉州市区分会常务副会长邱建群拨冗全程陪同,泉郡邱氏大宗祠理事会会长邱桂发、常务副会长、邱下老人会会长邱金洗、名誉会长邱源合、副会长邱埙财、邱桂周、邱世龙、副秘书长邱煌来、理事邱源古、邱煌土、邱源传等热情接待。事后,在邱下宗亲和特地赶来见面的永春分会会长邱青山等陪同下,一起焚香拜谒了邱下邱氏宗祠。

邱下宗亲请出了珍藏的三部邱氏古谱,成书年代分别为清康熙癸未(1703)年、光绪乙酉(1885)年和民国三十一(1942),都是一字一划用毛笔书写下来的。因老谱年代久远,远者达306年,近者也有68年,陈旧古朴,有的已残缺破损,但从谱名《丘氏族谱》,到《金丘邱世系》,再到《金邱邱氏家谱》等的丘、邱两字衍变中,可看出谱牒确出自不同年代。经历代宗亲千辛万苦才得以抢救保存下来,弥足珍贵。因此,我怀着虔诚的心情,小心翼翼地翻阅、辨识、比对、拍摄,并对一些有争议的焦点、难点问题,进行了深入探讨和研考,由此及彼,由表及里,初步理出了脉络。现综述如下:

一、筱江、邱下两地邱氏同时开基,不存在承袭关系。纵观邱下三部不同时期的旧谱,不论是谱序或是世系,均载明国源公乃“元至正进士,籍礼山北,即丘下乡是也,今本宗是其始祖。”国源公乃源自晋江大仑,其“兄弟四人,公居长;次讳国寿,籍海东港,据今厝上始祖也;三讳国梅,出居南京应天府;四讳忘记载,籍天马山东。”并无分播晓澳的记载。而筱江乾隆二十二(1757)年重修邱氏族谱序云:“筱江则恒公于元至正五年(公元1345年)由筱埕而迁居于此。”据筱埕原邱氏宗祠理事长、九旬老人邱必霖忆述:“先人传说,恒公到晓澳时已值青壮年,曾带有一女。”由此可知两者都活动于元至正年间,分别在邱下、晓澳两地开基。作为同一朝代,年岁相当的人,远隔六百里,根本构不成彼此因袭、传承的关系。

二、邱下民间传说的所谓“纯白公为晓澳邱氏始迁祖”,事实上并无可能。邱下三部旧谱皆明确记载,纯白公是金丘四房二宗次子,系邱下开基祖国源公的五代孙,晚吾晓澳邱氏开基祖恒公几近百年,已属明朝人。同时,经在座全体宗亲共同见证,只有撰写于民国三十一年(1942)的《金邱邱氏家谱》吊线图中,纯白名下才有加小字注:“派居连江晓澳”。而在清康熙四十二年癸未(1703)年和光绪十一年乙酉(1885)年编纂的两部族谱中,纯白名下则是空白的。通过认真辨识,民国谱的吊线图正文与加注字体不一。我推断是1992年闽省第三届通谱研讨会后,有人临时加上去的,不足为据。而筱江邱氏自二世祖德延公起,历届《筱江邱氏族谱》多明记生卒年月,世系均属可靠。之后仅第九世宗信公外迁本县琯头,近两百年间并无外地邱氏迁入或本派子孙回迁的记载。再者,筱江邱氏开基祖恒公及妣何氏合葬东岱何厝山,其后各世祖坟均座落本乡各山。而纯白公逝后却归葬故乡邱下。假如纯白公是晓澳邱氏开基祖,身后又何必让子孙舟车劳顿,扶柩返乡呢?这其中后人演绎的痕迹十分明显。

三、筱江邱氏与泉州邱氏似有渊源,应继续探源,加强联谊。当日在场的邱下诸位宗亲众口一词,言之凿凿,云:纯白公到过并居住过连江晓澳,邱下妇孺皆知,口口相传。据泉郡邱氏大宗祠理事会副秘书长邱煌来称:纯白公当年为泉郡著名勘舆家(地理先生),足迹遍及闽东南,确曾到过晓澳,以他的职业敏感,觉得晓澳人杰地灵,风水极佳,尤其有邱姓族人在此繁衍生息,将来必将旺发。而这一切与鲤鱼山有密切关联。因此,他相中了晓澳这块风水宝地,欲择地而居。且生前在故乡邱下为自己寻找了一处“鲤鱼穴”,并在坟前安一双石鲤鱼,乡间俗称纯白公的坟墓为“鲤鱼墓”。可见不管是纯白公,还是邱下乡亲,对晓澳的确都情有独钟。另据明成化六年(1470)年《江亭邱氏谱序》称:“至唐末五代之时,……从王审知入闽,于居钊崎。”清光绪二十三年续修的《筱江邱氏族谱》之《邱氏源流》一文亦称:“入闽则自唐八姓随王始先居泉州后分九支,吾连九支之一也”。这次访问中我请教了泉郡宗亲,“钊琦”确是“邱下”的闽南话发音。为此,我们在理清晓澳邱氏祖源的同时,应与泉州地区,尤其是石狮市邱下宗亲保持密切联系,互通信息,增进友谊。随着纂修泉州各县、市、区邱氏谱牒的全面启动,旧谱牒和新资料的不断面世,以及随着《中华丘(邱)氏大宗谱·八闽通谱》的即将开编,在弄清晓澳邱氏源流的问题上,一定会有新的发现。

邱吉天

OO九年四月廿日撰于连江晓澳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