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文书画

我拿什么报答你 我的可怜的父亲

字号+ 作者:安微 邱孝青 来源:中华丘氏简报 第99期 2009-11-06 08:10

父亲一共养育了我们四个儿女,一个出生在五十年代,二个出生六十年代,我出生在七十年代。正处在我们国家非常岁月,在农村要养活一个家,可想而知。

父亲在5岁时我的爷爷就被国民党抓壮丁走了,奶奶也不知去向,我们姊妹四个最大的遗憾就是从小就没有看见爷爷奶奶的样子,至今连名字都不知。这一直是我们耿耿与怀的事情。看到别人爷孙在一起嬉戏的时候,内心的深处多少生出几许的悲凉来。按说,我们还是相对很幸福啊,至少我们有父母之爱,有温暖的家。而我的爸爸很小的时候就寄人篱下,好在我的父亲很坚强,父母走后给大户放牛,没饿死,并断断续续的读了半年私塾。在我们的家乡农村也算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。靠自己后天的努力,解放后就当了生产队的会计。靠和母亲的辛劳,养活了我们姊妹四人。我的三个姐姐都是初中毕业,看到家里实在太穷就回家争工分了。而我由于最小,父母和几个姐姐就把希望放在我身上。那时我也争气,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是班长,成绩总是排在班级的老一。高中后,父母老了,身体也不如从前,姐姐也全部出嫁了。

由于我能力问题只考了中专,我愧对我可怜的父亲啊。要知道在农村六十多岁的人供小孩子上学时多么不容易啊,况且我那还是大山沟。

在我那个村,几乎没有不知道他老人家的。都说这个老头真有福,有一个好儿子,因在我那个村我是至今唯一考取学校吃皇粮的人,更敬佩他的为人风格,为儿女付出了多大代价。是他替我们姊妹四人都学了文化,才给了我们发展创造了机会。

我替我的父亲难过,辛苦了一辈子,就这个样子。他也没有太多的怨言,依然无怨无诲地支持儿女。给我们这样的孩子当父亲,你说他容易吗!为了我们姊妹四个,已经块八十的人了,还在家种3亩田,干的很起劲,还要承担那么多的家庭义务,真是很难为他了啊。

老父亲患有高血压多年了,靠吃阿西匹林来控制,1998年在床上躺了半年多,医生说他不行了,叫我准备后事。也许他命不该绝吧!或许看到我儿子的出生,总之,他又坚强的活了下来。

昨天回家,没有看见他,妈说割稻去了,因我那割稻机没法走,只好肩挑手割了。我能说什么呢?儿子都快四十的人了,还要近八十岁的父亲一个人在田里割一点打一点。我强忍着眼泪写到这,儿子无能啊!父亲,我拿什么报答你!

 安微   邱孝青

2009914

【独家稿件声明】未经中华丘氏网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如需转载,请与 0755-83251234联系;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,并添加源链接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